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游戏

魔刻大师第五十九章石堡

发布时间:2020-01-07 19:33:08

魔刻大师 第五十九章 石堡

第五十九章

石堡

“我叫莫雷,”莫雷和他握了握手,这斯帕克虽然长得比较意外,但手却修长白皙,这是无法作假的魔刻师的手。“麻烦你了。”

“当然,我就是负责这个的。”斯帕克在前面带路,带着莫雷走到了中间的石堡里。“您亲自负责接待?”莫雷惊奇道。“难道没有工作人员?”

“呵呵,哪有人敢应聘来这里啊,会长都七八年没回来了,就算有人应聘谁负责发工资?”斯帕克不在意地说道。“再说了,我们这儿人本来就不多,根本没必要。”

“恕我冒昧,请问这里总共有多少魔刻师?”莫雷隐约发现和想象有些不符,忍不住问道。“听说这里是塔利尔王国的高级分会呢。”

“嗯,魔刻学徒的话似乎有三十多个吧,至于正式的魔刻师你看到那三座黑塔了没?”

莫雷回头瞅了一眼。“黑塔怎么了?”

“每座黑塔层是实验区,不住人,其它每个魔刻师都可以占据一层,现在还有三个位置是空着的。”斯帕克说道。“你要是能通过测试,也可以分到一层啊,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其实这边还不错的,比城里那房子结实多了。”

感情这个高级分会,特么就只有十二个人吗!

斯帕克见莫雷脸色古怪,赶紧解释道。“你别觉得这很少了,塔利尔王国全国境内的魔刻师都不到五百,其中得有三百多都在含风城那边。再去掉闭门不出的人,实际上常年驻在公会的也就那么几十个,咱们含林城可是占了十多个呢!我们学习魔刻术的,本来就很少交流。别看我从这里住了这么久,还有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名字,大家其实都是各忙各的。”

“要不是我有必须留在公会的,倒是很想去含风城看看。”说到这里,斯帕克忽然颇为遗憾地说道。“含风城是靠近达利亚帝国的城市,要知道达利亚才是魔刻术的发源地啊。据说那边魔刻术发展程度很高,彼此根本不会敝帚自珍,这点我们塔利尔王国根本比不了。”

“含月城?好像不算很远啊?”莫雷回忆了一下,葛兰镇似乎就是属于含月城的。

“如果能穿过魔兽森林,这里到含风城直线距离其实也就两百里。呵呵,要不是这样,魔刻分会还轮不到修建在含林城呐。”斯帕克微笑着带着路,这个石堡从外面看其貌不扬的,里面倒是华丽的很。

大厅里装饰着昂贵的画饰,尽头则是三个铺着红地毯的偌大精美书房,尽显魔刻公会的非凡财力,魔刻吊灯的明亮火焰使得这个宽敞的大厅亮如白昼。不过二层却截然不同了,莫雷走上楼梯,发现这二层除了一条长廊直通三层以外,两侧都是大大小小的密室。斯帕克也不多啰嗦,直接带莫雷走进了左手间。

莫雷打量了一下,这是个二十平米见方的小房间,墙壁都是加固的黑曜石,其上刻制的魔刻纹已经处于激发状态,金色的花纹若隐若现。这里的灯光比外面柔和得多,足足二十盏魔法灯同时点亮着。

对此莫雷暗自点了点头,如果从这里工作,肯定不会被光线的问题所影响,的确是个搞实验的好地方。

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显得很空旷。只在中间有一个方形的工作台,仔细一看居然是金刚石质地的,如此简直让人咋舌。

斯帕克看到莫雷惊讶地表情,不禁有些得意,他拉开了工作台下的抽屉,把一些魔刻工具搬了上来。“魔刻等级测试是不允许用自己携带的东西的,一切都必须使用我们提供的工具和材料,全程都会由我观看,不会让人蒙混过关。”

斯帕克拿出的工具很简单,只有一柄普通刻刀,一个标准的药液槽,一粒黄豆大的魔法金属,几只白水晶器皿,还有一些晾干的药草和材料。斯帕克把一些药水滴在了药草上,很快青绿的颜色恢复了起来,这种药水很常用,就是为了确保药材品质才发明的。莫雷看着那些泡水材料,在心里和溪民村的草药对比了一下,心里竟有种怪怪的感觉。

一本精致的羊皮纸小册子被斯帕克递了过来,莫雷接过来大体翻了翻,惊讶地发现上面竟然记载着一个四回路的一阶魔刻纹。

“这个是全大陆通用的定级测试,如果你能把它做出来,那就说明有能力制作所有一阶魔刻纹了。”斯帕克解释道。“虽然你说想注册二阶魔刻师,但是需要先进行一阶测试,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莫雷当然不会拒绝,实际上这个测试魔刻纹还是蛮有意思的。

“那就好,其实我只负责一阶测试,如果你能通过的话,后面的还得另请别人。”斯帕克严肃地说道。“你有一天的时间可以研究,不过开始制作的时候,要提前通知我,制作过程我必须全程监督。事先说明,魔刻师等级评定的收费规矩很特别,如果你成功了的话免费!但要是失败了,可要交一笔不菲的测试费用。”

“好的,那我们开始吧。”莫雷把册子一合,把那支刻刀牢牢握在了手里。

“嗯,等你看完之后什么?”斯帕克吓了一跳,半边胡子都颤了颤。“你现在就开始?”

然而莫雷没有说话,他的注意力已经集中起来,闪着寒光的刀锋已经刺入一颗药草的茎叶。斯帕克虽然没出声,但心里还是觉得莫雷未免太狂妄了。

那颗药草叫做蚀金草,脉络中的汁液对金属有很强的腐蚀性,处理起来其实不难,但是个精细活。处理的方法就是把所有损害药效的叶片全剃出去,却不能划破叶脉,脉络里的药液一旦见风,很快就会失去药效了。

但眼前这个黑发青年的动作之快却完全超乎了斯帕克的想象,斯帕克只看到刀子在那人的指尖,竟飘逸如翩飞的精灵,也没见他有多着急,但处理速度却偏偏速度快的惊人。斯帕克脸上惊色还没压下去,莫雷已经把那个剔得完美的蚀金草茎小心地放在一边,开始处理下一个材料了,斯帕卡骇然的发现这茎甚至还被削薄了一层!隐约可见里面流淌的碧绿汁液。

莫雷倒是没有注意到斯帕卡的惊讶,这样的处理在他看来再普通不过。空间里的夜晚实在是太漫长了哪怕只有一部分时间可以用在魔刻术上,这练习同样有着相当的烈度。在那里莫雷喜欢的休息方式,就是按自己的想法随便制作一些魔刻物品。一阶的这些魔刻纹套路玩了没有一千也得八百遍,哪怕这个比较特别,在莫雷看来也就是思路比较新颖,做起来麻烦些而已。

然而这样的处理在斯帕克眼中简直吓人!在呆滞了一会儿之后,斯帕克也顾不得监督莫雷了,而是迅速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铃铛,小声而急切地向其中说了些什么。

成都银康医院在线预约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北京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邯郸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上饶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