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法律

猫的恐惧

发布时间:2019-12-04 18:05:15

摘要:不热闹也不平静的庭院,一棵茂盛的榕树,一个孤独的老人,一只胆小的猫,一只大胆的老鼠! 我家新搬进一个院子里,租的是孝义客栈李掌柜的房子。这院子就在孝义客栈的边上。

院子不大,除了当中一棵茂盛的榕树外,别无他物。不过,倒是有两件古怪的事情,偶尔会发生。这个院子有六间房子。进门左侧三间是我租用的,分别住着我的一家。而进门右侧住的就是李掌柜一家。李掌柜是挺会笑的一个中年人,留着稀疏几根胡子,看见人远远就对你笑了。我曾经对爹说:“爹,你看李掌柜笑得多好,看着他笑我的心里就舒坦。”我爹说:“不要一厢情愿了,人家是冲你钱袋笑的。常言说得好啊,生意人对你笑一笑,你的钱袋就跳一跳。”我疑惑地说:“不是啊,李掌柜经常向咱们嘘寒问暖,对咱们一家挺好的!”我爹白了我一眼说:“色狼看见女人也笑啊,笑着笑着女人的衣服就不见了!所以女人要是不穿衣服,色狼也就省下笑了,你见过李掌柜的对乞丐笑吗?”我听着好笑,可是看我爹一本正经的表情又不敢笑。

李掌柜家里人不多,就李掌柜的娘子和两三个下人。李家娘子二十余岁光景,长得千娇百媚,还养着一只凶猛的黄猫。院子里偶尔发生的怪事其中之一,就是这只黄猫。初来乍到见到这只黄猫,它用一种恶意的眼神看着我们,在李掌柜娘子的怀里向我们伸出爪子在空中乱晃。我娘就跟李掌柜娘子套近乎说咱们以后就不怕老鼠了。李掌柜娘子难为情地笑了笑。几天之后的黄昏我看到黄猫,才明白李掌柜娘子笑得难为情的原由。当时那只凶悍的黄猫玩命地奔跑,窜到榕树上就不下来了,还胆怯地往树下看。我奇怪这猫是被什么吓着了,走近去才发现树下有一只拳头大的老鼠在绕着榕树打转,见了我嗖地钻到一边的草丛里不见了!原来这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猫!

另外一件怪事就是这只黄猫被老鼠赶到树上之后,对面进门间房子的门就会推开,走出一个下人到榕树下向着猫招手,想把猫引下来。可是猫爬得更高了,还向下惊恐地叫。那下人见猫执意不肯下来,也不管了,就靠着树坐下,仰着头看住那只高处畏缩的黄猫。其实,我才搬进来不久,对李掌柜家里的人还不太熟悉。只是看这人的打扮判断身分。这是一个老人,头发全白了,乱七八糟的,脸上的皱纹更如深谷纵横可藏千军万马。衣服破破烂烂的,隐约在散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臭味。所以我猜测他是一个下人。而且他出来的那一间房子就是李掌柜家下人住的房子。

这一件事怪就怪在每一次猫被老鼠逼到树上,都是这个老下人出来。老下人只要出来了,就靠着榕树坐着专心致志地盯着树上的猫,那劲头像是要把猫盯死在树上。只要老下人坐在榕树下,对其他人就不管不顾了。李掌柜家的人也对他不闻不问。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不当这个老下人存在。当然,老下人不是老坐在榕树下,天完全黑下来之后,老下人也不用人招呼自己就走进了出来的那间房子去。对李家的人一样视若无睹。这个老下人其它时候是看不到的,只有偶尔黄猫被老鼠赶到树上的黄昏时分才出现。搬进来月余,我也就同他说过一句话。当时我看到黄猫被老鼠逼得走投无路时哑然失笑,他正好从屋里走出来,我就向他打招呼说:“老伯好,晚辈这厢有礼了!”他愣了一下,扯起皱纹笑一笑说:“我找树上的猫!”就一心一意地招呼树上的猫。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我们一家与李掌柜家人逐渐相熟起来,对猫被老鼠赶到树上这一回事已经司空见惯。李家的娘子对这只无能的猫很是无奈,她说:“真是一只傻猫!”看得出来,她是怒其不争。她很宠那只黄猫,我不止一次看到她拿整碗的肉去喂那只黄猫。我娘对此很是羡慕,她在我们一家吃饭的时候不满地说:“你看看咱们天天青菜豆腐的,活得不如对面那只猫哪!”我爹脸色就不好看了,他用筷子一敲桌子说:“那你做猫去!”我娘不敢再说一句话儿。可是那个老下人,尽管也见惯了,我的心底却一直觉得很古怪。按道理,他是一个下人就像其它两个下人一般起早摸黑地劳作才是,而我平常只见其它的两个下人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就是不见那个老下人的身影!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爹,当时我爹正呷着一口小酒。一听我的话,他不紧不慢地说:“你是说那个老家伙啊,他是李掌柜的亲戚吧?”我惊讶地说:“爹怎么知道?”我爹说:“前不久我同他讲过三两句话呗。”我连忙问爹:“他都同爹讲了什么?”爹说:“说自家的儿子对他不好,媳妇对他更是朝打暮骂,不让他吃饭不给他洗澡!”我疑惑地说:“难不成他是李掌柜的父亲?”爹摇头说:“哪里会呢,你何时见到李家娘子对这老人家朝打暮骂了。李家娘子持家有道,是一个娴淑的女子!所以我猜那老家伙是李掌柜家的亲戚。”

爹如此一说,我想想也有道理,李家娘子对下人很宽松,不见她对任何人怒形于色。也许那老人家真不是下人,是李掌柜家的亲戚,因为在家中儿女对他不好,才投靠了李掌柜。这不是凭空猜测的,他的客栈名字是孝义客栈,既然敢用孝义二字,想必不无道理,要不为何这老人就用不着做事呢。是不是觉得只吃饭不做事很惭愧,才帮着料理那只黄猫?

这一天黄昏,那只黄猫又跑到树上去了。待老人在树边坐下,我拿了两个今天卖剩下的肉包子走过去。我正想着怎么样打招呼,谁想到他却先一步地开口了。只见他对我一笑,用苍老的声音说:“小伙子好啊!”我连忙走上前去拱手弯腰说:“老伯好,老伯的精神很好嘛,又来看那只怕老鼠的猫了?”老伯说:“是啊,我真想宰了它!”我笑着说:“这确实是一只无能的猫,呵,晚辈也是次见到怕老鼠的猫啊!”老伯看我一眼说:“它不是怕老鼠,它怕我哪!”我疑惑地说:“可是晚生亲眼目睹它被老鼠追得爬到树上去的?”老伯不以为然地说:“那是因为追它的老鼠是我养的,其它的老鼠才不管用哪,那只猫吃老鼠就像它吃人一样凶残!我就是要它死在老鼠口下,让它成为猫中的笑柄,可惜我养的老鼠怕高,不敢爬树!”养老鼠?这老鼠还怕高?天下奇谈!我说:“老伯真是说笑了,猫哪里能吃人呢。老伯用过晚饭没有,我这里有两个肉包子,我爹的手艺,你尝尝如何?”

老伯身子一振,伸手过来就把肉包子夺过去,坐在榕树下狼吞虎咽,像以前见过的几天无粒米下肚的难民。我相当困惑,老人这般饥饿,难不成李掌柜家如此待薄自家的亲戚?我说:“老伯,小心噎着了?”老伯含糊地说:“没关系,不会再死了,我已经好久好久吃不到肉了!”我正要悄悄地问他是不是李家的人对他不好,娘就在后面叫我:“你爹等你喝酒哪,你在树下同谁嘀咕什么呀?”我只好转身走进自家的屋内!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就听到院子里有人惊叫,又有人议论纷纷,还似乎隐约有女人在轻轻地哭泣。

我连忙披起衣服出去。院子中央的榕树下围满了人,李掌柜和他的娘子,还有两个下人都在,连我爹我娘也同他们围在一起,那哭泣的声音正是李家娘子的!我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就跑过去。

只见他们围住的是一只死猫。我仔细地看一眼,发现这竟然是李家娘子宠爱的黄猫。只是这猫遍体伤口毛发不全,不仔细看了还认不出来!我奇怪地说:“这猫怎么就死了呀,看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死的!”李家的一个下人应口说:“这是小人看到的,刚看到的时候有一只小老鼠在旁边,像这猫一样一身的血迹,见到我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可能就是那只老鼠咬死的!”李掌柜呵道:“胡说八道什么?肯定是什么野猫咬死的,我扶夫人回房去,你收拾好它,用一块布包了到外面找一处地方埋掉!”那下人低声下气答应说:“是是!”李掌柜扶着李家娘子就进对面中间的屋子去了!那下人取来扫帚正要处理,突然奇怪地说:“咦,这猫嘴里怎么会有一块肉包呢?”我低下头去一看,果然张开的猫嘴里尚有一小块未吃下去的肉包。那肉包是我爹的手艺,别人家的肉包是肉做内馅,我爹做的肉包则把肉捣成肉泥,再同面粉混在一起做成包子,在这地方,一看便知。

看到猫嘴里的肉包子我突然想起那个老人,直觉告诉猫嘴里的肉包就是昨天傍晚我给老人吃的那两个肉包的一部分。只是为何会在这猫的嘴里呢?我想起老人说过要这只黄猫死在老鼠嘴下,想到这个我怀疑会不会是老人用肉包把黄猫引下来捉住让老鼠咬死?果真有敢咬死猫的老鼠吗?这太怪诞了,令人难以置信!我试探着问那个下人说:“兄弟,你家那年老的亲戚,为何没看到他出来?”他说:“我们家里没有亲戚在这里。”可能我问得不太明白。于是我再问道:“就是每当这猫跑到树上的时候,都从你住那屋子出来一个人招呼这猫的,是一个老家!”他抬起头来,眼神满是疑惑地说:“咦,没有啊,我住的那屋子就我同阿标两人而已,再无他人,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一瞬间怔住了,疑云顿生,觉得全身都起了鸡皮。那下人见我沉默不语,神色也有了几分慌乱。他说:“先生,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从我住的地方出了?”我回过神来,觉得这事不能张扬,搞得人心惶惶便不好。于是连忙安慰他说:“没有,我是市上说书的嘛,自己编一些故事去吓吓人换口饭吃而已。”他舒了一口气说:“原来这样,先生,险些被你吓坏了胆子!先生真厉害!”

我在家中倒下一杯茶,喝下去心里还是不安稳。这时爹娘神色慌张地进来,娘去倒茶,爹拉过一把椅子就坐下说:“儿子,这里住不得了!”这本来是我想说的,却没想到爹倒先说了,这反而令我一时不解。

我说:“爹,怎么了?”爹接过娘的一杯茶咽下一口说:“方才见李家娘子为死了一只猫痛哭流涕,所以与你娘过去安慰一番,谁想在对面李掌柜的中堂上看到供着一个灵位,是他爹的灵位,这不足为奇,奇就奇在灵位的后面有一幅李掌柜他爹的画像,同咱们常常见到的榕树下那老家伙一模一样,这还不奇呢,更奇的是我靠近了想看仔细,那画像里的老家伙竟然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还以为自己眼花呢,谁知你娘也看到了!”娘接口说:“是啊,我看得一清二楚,那画像真的眨了眼睛,吓坏我了!”我一下子也慌了神,将我从下人那里听来的话复述了一遍。

我娘的手都抖了,她结巴地说:“如此说来,这里闹鬼了?”我爹说:“怪不得这么好的三间屋子那么便宜就给咱们住着了!儿子,咱们另外找地方住吧,只是一时半会的,哪里就能找到房子呢?”我说:“爹,此处一刻也不可住下去了,那只猫已经死了,保不好就要死人,我市上一个朋友正好有一间屋子要租出去,我找他商议一下,你去找李掌柜说说,把这几个月的房租料理清楚,就说一个亲戚送咱们一间屋子住,要立刻搬出去,其它的不必多说,娘就收拾东西吧?”爹应一声:“好!”

一个同我一样说书为生的朋友前两天正好跟我说起有一间大屋要租出去,拜托我留意一下,看是否有人要。我找到他一说,他痛快地答应了,房租还少要一半,我感激不已。说定之后我匆匆回家帮忙整理行李。一直到黄昏时分才料理好了一切。我们一家人拉着行李要出院子大门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但是天还未完全暗下来,李掌柜一家站在院子里送我们。李掌柜一副不舍的模样说:“何必如此匆忙呢,不如改天走嘛,你看天都黑了!”我搪塞他说:“就是天黑了才忙呢,我们的亲戚一家还等着我们一起吃晚饭呢,我们有空再到李掌柜家的客栈同李掌柜喝两杯!”李掌柜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强留你们了,你们走好!”

我们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了李家的大院。在去我们新家的路上,爹问我说:“儿子,刚才你有没有回头看大院?”我说:“有啊,就是他们一家几口子站在那里目送咱们啊,爹,李掌柜一家似乎对咱们真的依依不舍!”爹说:“是不是依依不舍我没看出来,我只看到那个鬼站在门口对咱们摆手,像是道别!”我大吃一惊说:“爹,我怎么没看见!”我真的没看见,离开时我还特意往那间下人住的房子多望了两眼,可是一无所有!我娘也一无所见!可是我爹坚持说他看见了!

我们在新家安定了下来,转眼就到岁末,人们都忙着准备过年。这一天我爹从外面摇晃着回来,看他满脸通红,一定是在外面喝足了酒。我连忙上前扶住,埋怨他不该喝醉了。他却一把拉我坐在椅子上说“儿子,今天新认识了一个衙门的师爷,大家言投意和,就多喝了两杯,不碍事的!”我说:“可是你也不该喝太多了呀,等一下,我让娘去熬一碗醒酒汤。”爹阻止我说:“不忙,儿子,我告诉你一件从衙门师爷那里听来关于李掌柜他老爹的事情?”我疑惑地说:“难道就是咱们看到的那个鬼么?”

我爹摇晃着手说:“就是!张师爷说了,李掌柜是一个逆子,这个众所周知,自从娶下了媳妇,就添了一个女人一起虐待他老爹。他爹两年前就死了,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我说:“是怎么死的!”爹醉眼朦胧地说:“是让猫给咬死的!”

我吓了一大跳,不由地想起那只被老鼠赶到榕树上的黄猫。再看爹的时候,他已经伏在桌上睡着了。我急忙喊娘说:“娘,快来,爹喝醉了!”

共 50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只连老鼠都怕的黄猫,怎么会咬死一个老人呢?故事是有点荒谬了,难道是因为黄猫咬死了老人,儿子和儿媳才天天用肉喂它的不成?小说用这样荒谬的故事,来讥讽现在的人类。一个现成的父母不养,去养那些名贵的宠物,着实另人反思。作者的笔法很含蓄,很隐匿,将显而易见的主题埋伏在故事当中,这种写作手法可取。【实习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8-12-25 10:41:04 只连老鼠都怕的黄猫,怎么会咬死一个老人呢?故事是有点荒谬了,难道是因为黄猫咬死了老人,儿子和儿媳才天天用肉喂它的不成?小说用这样荒谬的故事,来讥讽现在的人类。一个现成的父母不养,去养那些名贵的宠物,着实另人反思。作者的笔法很含蓄,很隐匿,将显而易见的主题埋伏在故事当中,这种写作手法可取。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2 楼 文友: 2008-12-25 16:47: 6 怕老鼠的猫啊,原来可能是很凶猛的,毕竟老人都咬死了.原本凶恶的猫现在胆小得连鼠都不如,可能说明好几个问题的,比方说,内心愧疚然后自然而然就害怕了,当然,更加合适的说法应该是那老人不是人了,他所带来的老鼠自然就不是老鼠,至少不是普通的老鼠,呵呵,编辑评语还是很中肯的,文章里确实有嘲讽世人对老人不好的意思,尽管我写的时候不知道!谢谢,柳絮如棉,呵呵,是一个像柳絮一样柔软温暖的女生吧? 讨厌雨天,因为算命先生说我会被雨砸死!

 楼 文友: 2008-12-29 09:5 :21 不错的小说,学习了。 希望我们都有快乐充实的人生

4 楼 文友: 2008-12-29 12:25:5 终于看到兄弟的文章了,呵呵,欢迎你来江山~ 福建连城人,个人公众号白又白。

5 楼 文友: 2015-09-12 19: 7:2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长春银屑病公立医院有哪些
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
连云港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广州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苏州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