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法律

关于动物的十大错误谣言猪是非常干净的动物

发布时间:2019-11-06 01:57:02

在生活中,我们对于一些动物的认识已经成了惯性,但实际上很多都是错的,比如很多人认为猪是非常脏的,但实际上猪没有汗腺,不会出臭汗,是非常干净的动物;而食人鱼其实并不吃哺乳动物(人类也是哺乳动物),所以人类在食人鱼面前是安全的......

1、猪没有汗腺,是非常干净的动物

赶快,当有人提到“猪”,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可能是在污秽里打滚儿、满身肥肉、汗流浃背的什么东西吧。甚至有句俗话“像猪一样冒着大汗”,用来指出汗过多。然而,猪没有起作用的汗腺。这就是为何它们要在泥土里打滚儿解暑的原因。与通常的看法相反,猪是非常干净的动物。

我们已经讨论过猪具有超常的智力。它们甚至也能和干净的人类一比高下。我们误认为猪脏是因为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农场猪都被迫生活在自己的粪便里。在野外,猪是不会在自己的生活区域周围大小便的。有些野猪甚至到很远的地方去清洗食物,然后再食用,而我们大多数人甚至都不会这样做。

2、食人鱼并不猎杀哺乳动物

食人鱼的确长着可怕的牙齿,用它们野蛮地撕掉猎物的皮,吃下猎物的肉。然而,虽然如此,认为它们攻击活的动物甚至人类这种想法却大有可能只是传言罢了。当然,如果它们想,它们就能做到,只不过所有长牙的动物也可以做到。还未曾听说哪个人被食人鱼故意攻击或者杀害的事例。渔民因偶然撒网将其捕获被咬一口,实在有情可原。

不管电影里怎么描述,食人鱼的确不会猎杀哺乳动物为食,因为它们通常偏爱吃死尸或者腐烂的尸体。倘若时间紧迫,不得不杀生的话,食人鱼往往会选择昆虫和其他鱼类,而非我们从亚马逊归来的西奥多·罗斯福那里听说并信以为真的成熟Nai牛。事实上,亚马逊居民常年在食人鱼出没的水域游泳。还有些人甚至钻进装满食人鱼的水箱企图被它们吃掉,结果只被咬了几小口,全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被食人鱼围攻,被撕得只剩骨头。

3、企鹅并不可爱,有恋尸癖和强暴行为

我们认为企鹅非常受人尊敬,它们在地球上恶劣的环境下同样令人尊敬地活着,甚至它们走路的样子都是那样可爱、人模人样。实际上,企鹅却是动物王国里极其讨厌的一种动物,经常做些下三滥的坏事。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感觉只是想想这点就是对企鹅的极大亵渎。然而可悲的是,长期以来,我们确实大大地看错了这些家伙。

比如说,南极的阿德利大型雄企鹅就有恋尸癖和强暴行为。初详细记录这一点的是1923-1931年到南极远征研究企鹅的一位英国科学家。后来他写了一篇关于企鹅的论文,但其中关于企鹅性行为的部分未得以出版,因为这部分内容被认为太过变态,有伤风化。“这些企鹅犯下的似乎都是滔天大罪”,他在禁止发行的这四页小册子上这样写到。当时,这四页小册子只在少数几个生物学家之间传阅。

不仅仅是雄企鹅才有这样的行为。据载,雌性帝企鹅会绑架其它雏企鹅来弥补自己不能繁殖的缺陷,如果遭到反抗,则会直接使用暴力手段。它们绑架的对象不一定是企鹅。有时,雌性帝企鹅会绑架与它们完全不相干的鸟类雏鸟,把它们当自己的孩子来养。

4、螳螂交配时候吃掉雄性的头

就性行为而言,可能没什么比螳螂更让人憎恶的了。探索频道曾清楚地告诉过我们,直到雌螳螂吞下正与她交配的雄螳螂的头部,它们的交配仪式才算完整。而在生物学家验证这一通常的看法时,却发现我们夸大其词了。螳螂吃下配偶的头是因为被关起来才这样做的。

螳螂被关起来交配的环境不同于它们自己寻觅的私密空间。在它们头顶,那些白大褂们急切地注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用于早期实验的螳螂夫妇饥肠辘辘,因此,雄螳螂和雌螳螂一样有可能吃下对方的头。

然而,在科学家模拟的自然交配环境下,螳螂交配的结果却大不一样。69次实验中,仅有一只雌螳螂在交配后吃了对方。同样,在野外,也几乎没有发现雌螳螂在交配过程中或交配后吃掉对方。雌螳螂吃掉雄螳螂的情况确实存在,但只是特例而已。

5、蟑螂并不能再核战争中存活

许多年来,认为蟑螂是世界上能够在核灭绝战争中存活下来的生物这种说法遍及网络、茶余饭后以及电影对白中。这种说法可能是源于核弹轰炸过的广岛和长崎。那里的一些蟑螂在核辐射的影响下却生存了下来。然而,它们远不是能够这样的生物。

尽管蟑螂确实比其它生物抗辐射和抗灭绝的能力更强,近来很多研究都表示,如果大规模的炸弹来袭,蟑螂可能是批灭绝的虫子。事实证明,面粉甲虫是生存能力强的生物。许多种微生物也可能在一场核灭绝战争中存活下来。

6、斑马的黑白条纹并不是为了伪装

看到斑马的黑白条纹,人们反应就是这是为了在大自然中伪装。伪装这一传说的兴起是因为我们从人类的角度来观察斑马。说黑白条纹会帮助斑马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而难以分辨似乎也讲得通。

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者发现,这种伪装对于野外捕食斑马的动物并不适用。斑马的猎食者——像狮子和鬣狗——几乎在任何光线下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斑马。而且,猎食者早在发现斑马之前就已经嗅到他们的味道。因此,伪装在大多数捕食者与斑马之间根本不起作用。

研究者并未发现条纹对于斑马群落的动物有何群居优势。不过,早期的研究表明,条纹可以保护动物不受蝇虫的叮咬。

7、树獭并不懒惰

在世界许多文化中,树獭是懒惰的近义词。“睡得像树獭一样”甚至在七宗罪中都有所提及。而当研究者发现这种动物每天睡大约16小时,树獭懒惰的这种说法更是让人确信无疑。然而,这一研究的对象只是捉来的树獭,而非野外环境下的树獭。

另一研究团队研究了自然环境下的三个脚趾的树獭。他们发现这种树獭实际上一天只睡九个半小时。这一差异的原因很明显、被俘的树獭不需要像野外的自由树獭那样每天为生存奔命。树獭移动的时候,动作慢得令人难以忍受。然而速度跟懒惰倒是没有关系。许多其它动物甚至比树獭还慢呢,却没有人把懒惰和它们联系在一起。

8、科莫多龙是可怕的猎杀动物

如果非让我们根据数据和客观分析选出可怕的爬行动物的话,那么鳄鱼可能会位居榜首。可是如果我们壮着胆子去细细察看的话,名则非科莫多龙所属。光是它们的外表就已经够吓人的,而它们的捕杀手法也同样异常可怕。科莫多龙咬伤猎物,用嘴传播致命细菌,然后只需等猎物感染身亡即可。那么它们真的是这样吗?

实际上,科莫多龙并非具有大批这样的危险细菌来帮助它们猎食,而是使用传统的猎杀方法,将毒液注入猎物的体内。2009年昆士兰大学的一位研究员发现了它们的毒腺。为细菌说负责的人是沃尔特·奥芬博格。他看到猎物被科莫多龙咬伤后,伤口严重感染,不堪入目,便猜测科莫多龙一定是利用细菌猎杀食物。就是因为他的《科莫多行为生态监测》一书,几乎所有人都不加验证地相信细菌说。

9、蠼螋从不爬进人的耳朵

由于蠼螋(qú sōu)的英文名字earwig中有“ear”一词,意为“耳朵”,许多人就认为蠼螋会爬入人耳中产卵。而实际上,从未听说有蠼螋爬入人耳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们的翅膀不能帮助它们很好地飞行,而没有翅膀,就往往很难进入人耳。与其它动物相比,雌性蠼螋能更好地看护好它们的新生儿。

这种母爱就要求蠼螋妈妈在孩子出生后早期一直陪伴左右。若是孩子随便放在哪个人高高在上的耳朵里,这种照料怕是很难做到吧。一些科学家指出,蠼螋入耳这种看法是源于蠼螋后翼的形状。它们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合起来时酷似人耳。不过,大多数科学家不同意这一理论。

10、狗和狼的区别

提到犬只训练,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阿尔法犬技术。保证你的主导地位,让狗狗知道谁是老大,因为这就是野外的规律。这一技术基于下面这种认知,也就是每个狼群都有一只阿尔法狼,即头狼,一个拥有支配权、能够发号施令的领头者。所以,用类似的方法训练你的爱犬是可能的。

正如你想的那样,这种训练爱犬的方法非常残酷。但它也证明了我们严重误解了狼群的实际作用机制。阿尔法雄性理论是根据早期在非自然条件下对于群体行为的研究得来的。后来的对于野外群体的研究已经推翻了这些早期的结论。

狼群并没有的雄性,因为它们的群居结构更像是血缘关系上的一个大家庭,而非像朝鲜一样有个领导。甚至对于野狗——有人坚持认为它们和狼不同——已经有研究表明,它们的老大是经验丰富的老者,而非固定不变的阿尔法雄性。

在生活中,我们对于一些动物的认识已经成了惯性,但实际上很多都是错的,比如很多人认为猪是非常脏的,但实际上猪没有汗腺,不会出臭汗,是非常干净的动物;而食人鱼其实并不吃哺乳动物(人类也是哺乳动物),所以人类在食人鱼面前是安全的......

1、猪没有汗腺,是非常干净的动物

赶快,当有人提到“猪”,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可能是在污秽里打滚儿、满身肥肉、汗流浃背的什么东西吧。甚至有句俗话“像猪一样冒着大汗”,用来指出汗过多。然而,猪没有起作用的汗腺。这就是为何它们要在泥土里打滚儿解暑的原因。与通常的看法相反,猪是非常干净的动物。

我们已经讨论过猪具有超常的智力。它们甚至也能和干净的人类一比高下。我们误认为猪脏是因为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农场猪都被迫生活在自己的粪便里。在野外,猪是不会在自己的生活区域周围大小便的。有些野猪甚至到很远的地方去清洗食物,然后再食用,而我们大多数人甚至都不会这样做。

2、食人鱼并不猎杀哺乳动物

食人鱼的确长着可怕的牙齿,用它们野蛮地撕掉猎物的皮,吃下猎物的肉。然而,虽然如此,认为它们攻击活的动物甚至人类这种想法却大有可能只是传言罢了。当然,如果它们想,它们就能做到,只不过所有长牙的动物也可以做到。还未曾听说哪个人被食人鱼故意攻击或者杀害的事例。渔民因偶然撒网将其捕获被咬一口,实在有情可原。

不管电影里怎么描述,食人鱼的确不会猎杀哺乳动物为食,因为它们通常偏爱吃死尸或者腐烂的尸体。倘若时间紧迫,不得不杀生的话,食人鱼往往会选择昆虫和其他鱼类,而非我们从亚马逊归来的西奥多·罗斯福那里听说并信以为真的成熟Nai牛。事实上,亚马逊居民常年在食人鱼出没的水域游泳。还有些人甚至钻进装满食人鱼的水箱企图被它们吃掉,结果只被咬了几小口,全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被食人鱼围攻,被撕得只剩骨头。

3、企鹅并不可爱,有恋尸癖和强暴行为

我们认为企鹅非常受人尊敬,它们在地球上恶劣的环境下同样令人尊敬地活着,甚至它们走路的样子都是那样可爱、人模人样。实际上,企鹅却是动物王国里极其讨厌的一种动物,经常做些下三滥的坏事。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感觉只是想想这点就是对企鹅的极大亵渎。然而可悲的是,长期以来,我们确实大大地看错了这些家伙。

比如说,南极的阿德利大型雄企鹅就有恋尸癖和强暴行为。初详细记录这一点的是1923-1931年到南极远征研究企鹅的一位英国科学家。后来他写了一篇关于企鹅的论文,但其中关于企鹅性行为的部分未得以出版,因为这部分内容被认为太过变态,有伤风化。“这些企鹅犯下的似乎都是滔天大罪”,他在禁止发行的这四页小册子上这样写到。当时,这四页小册子只在少数几个生物学家之间传阅。

不仅仅是雄企鹅才有这样的行为。据载,雌性帝企鹅会绑架其它雏企鹅来弥补自己不能繁殖的缺陷,如果遭到反抗,则会直接使用暴力手段。它们绑架的对象不一定是企鹅。有时,雌性帝企鹅会绑架与它们完全不相干的鸟类雏鸟,把它们当自己的孩子来养。

4、螳螂交配时候吃掉雄性的头

就性行为而言,可能没什么比螳螂更让人憎恶的了。探索频道曾清楚地告诉过我们,直到雌螳螂吞下正与她交配的雄螳螂的头部,它们的交配仪式才算完整。而在生物学家验证这一通常的看法时,却发现我们夸大其词了。螳螂吃下配偶的头是因为被关起来才这样做的。

螳螂被关起来交配的环境不同于它们自己寻觅的私密空间。在它们头顶,那些白大褂们急切地注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用于早期实验的螳螂夫妇饥肠辘辘,因此,雄螳螂和雌螳螂一样有可能吃下对方的头。

然而,在科学家模拟的自然交配环境下,螳螂交配的结果却大不一样。69次实验中,仅有一只雌螳螂在交配后吃了对方。同样,在野外,也几乎没有发现雌螳螂在交配过程中或交配后吃掉对方。雌螳螂吃掉雄螳螂的情况确实存在,但只是特例而已。

5、蟑螂并不能再核战争中存活

许多年来,认为蟑螂是世界上能够在核灭绝战争中存活下来的生物这种说法遍及网络、茶余饭后以及电影对白中。这种说法可能是源于核弹轰炸过的广岛和长崎。那里的一些蟑螂在核辐射的影响下却生存了下来。然而,它们远不是能够这样的生物。

尽管蟑螂确实比其它生物抗辐射和抗灭绝的能力更强,近来很多研究都表示,如果大规模的炸弹来袭,蟑螂可能是批灭绝的虫子。事实证明,面粉甲虫是生存能力强的生物。许多种微生物也可能在一场核灭绝战争中存活下来。

6、斑马的黑白条纹并不是为了伪装

看到斑马的黑白条纹,人们反应就是这是为了在大自然中伪装。伪装这一传说的兴起是因为我们从人类的角度来观察斑马。说黑白条纹会帮助斑马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而难以分辨似乎也讲得通。

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者发现,这种伪装对于野外捕食斑马的动物并不适用。斑马的猎食者——像狮子和鬣狗——几乎在任何光线下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斑马。而且,猎食者早在发现斑马之前就已经嗅到他们的味道。因此,伪装在大多数捕食者与斑马之间根本不起作用。

研究者并未发现条纹对于斑马群落的动物有何群居优势。不过,早期的研究表明,条纹可以保护动物不受蝇虫的叮咬。

7、树獭并不懒惰

在世界许多文化中,树獭是懒惰的近义词。“睡得像树獭一样”甚至在七宗罪中都有所提及。而当研究者发现这种动物每天睡大约16小时,树獭懒惰的这种说法更是让人确信无疑。然而,这一研究的对象只是捉来的树獭,而非野外环境下的树獭。

另一研究团队研究了自然环境下的三个脚趾的树獭。他们发现这种树獭实际上一天只睡九个半小时。这一差异的原因很明显、被俘的树獭不需要像野外的自由树獭那样每天为生存奔命。树獭移动的时候,动作慢得令人难以忍受。然而速度跟懒惰倒是没有关系。许多其它动物甚至比树獭还慢呢,却没有人把懒惰和它们联系在一起。

8、科莫多龙是可怕的猎杀动物

如果非让我们根据数据和客观分析选出可怕的爬行动物的话,那么鳄鱼可能会位居榜首。可是如果我们壮着胆子去细细察看的话,名则非科莫多龙所属。光是它们的外表就已经够吓人的,而它们的捕杀手法也同样异常可怕。科莫多龙咬伤猎物,用嘴传播致命细菌,然后只需等猎物感染身亡即可。那么它们真的是这样吗?

实际上,科莫多龙并非具有大批这样的危险细菌来帮助它们猎食,而是使用传统的猎杀方法,将毒液注入猎物的体内。2009年昆士兰大学的一位研究员发现了它们的毒腺。为细菌说负责的人是沃尔特·奥芬博格。他看到猎物被科莫多龙咬伤后,伤口严重感染,不堪入目,便猜测科莫多龙一定是利用细菌猎杀食物。就是因为他的《科莫多行为生态监测》一书,几乎所有人都不加验证地相信细菌说。

9、蠼螋从不爬进人的耳朵

由于蠼螋(qú sōu)的英文名字earwig中有“ear”一词,意为“耳朵”,许多人就认为蠼螋会爬入人耳中产卵。而实际上,从未听说有蠼螋爬入人耳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们的翅膀不能帮助它们很好地飞行,而没有翅膀,就往往很难进入人耳。与其它动物相比,雌性蠼螋能更好地看护好它们的新生儿。

这种母爱就要求蠼螋妈妈在孩子出生后早期一直陪伴左右。若是孩子随便放在哪个人高高在上的耳朵里,这种照料怕是很难做到吧。一些科学家指出,蠼螋入耳这种看法是源于蠼螋后翼的形状。它们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合起来时酷似人耳。不过,大多数科学家不同意这一理论。

10、狗和狼的区别

提到犬只训练,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阿尔法犬技术。保证你的主导地位,让狗狗知道谁是老大,因为这就是野外的规律。这一技术基于下面这种认知,也就是每个狼群都有一只阿尔法狼,即头狼,一个拥有支配权、能够发号施令的领头者。所以,用类似的方法训练你的爱犬是可能的。

正如你想的那样,这种训练爱犬的方法非常残酷。但它也证明了我们严重误解了狼群的实际作用机制。阿尔法雄性理论是根据早期在非自然条件下对于群体行为的研究得来的。后来的对于野外群体的研究已经推翻了这些早期的结论。

狼群并没有的雄性,因为它们的群居结构更像是血缘关系上的一个大家庭,而非像朝鲜一样有个领导。甚至对于野狗——有人坚持认为它们和狼不同——已经有研究表明,它们的老大是经验丰富的老者,而非固定不变的阿尔法雄性。

潍坊明润眼科医院怎么样
卫人医院夏春雷
南阳专治早泄的医院
宿迁治疗妇科医院
泉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