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驼之泪

2018-09-15 11:33:05

1、孤独的单姆

14岁的巴音是个孤儿,从他记事起,就在吉勒王府里牧驼。他没有别的亲人,除了老管事阿其格,就是深眼睛大鼻孔的骆驼和他最亲了。

牲口圈里,有一头孤独的老母驼,牧人们都叫它单姆。单姆终日被关在圈里,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外出。到一个日子,王府的人便来将它牵了去,直到天黑才送回来。阿其格对巴音说,单姆是王府的宝贝,重点保护对象,丢了要被杀头的!

巴音问阿其格为什么,阿其格总是欲言又止。在巴音的记忆力,十几年来,盗驼贼丹增从没有放弃过对牧场的觊觎,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奇怪的是,丹增和其他的盗驼贼不同,他对别的骆驼没兴趣,唯独对老母驼单姆情有独钟。在一次与王府护驼卫士的战斗中,丹增被射瞎一头眼睛。吃了大亏的丹增并未罢手,而是在行动的目的上又加进了复仇。

但丹增的偷袭十有八九都要失手。

丹增的阴谋之所以难获成功,完全得益于老母驼单姆灵敏的嗅觉。它像一部灵敏的雷达,在几千米外就能嗅出丹增的气味,及时发出警报,阿其格就紧急组织防御,抽调王府卫士赶来增援。王府距牧场有一里之遥,只需点上火把,王府的了望哨就看得一清二楚,即火速派人过来。多年来,王府与牧场就是靠的这套独特报警系统相安无事。

一日黄昏,草原突起风暴,大雪夹着冰雹漫天飞舞,巴音急急地将驼群赶回牧场,一清点数目,发现少了一母一幼。巴音知道,这样的天气,狼群是不会放过捕猎的。巴音骑马冒雪去寻,在一块背风处,他发现了瑟瑟发抖的驼羔,见此景他知道,母驼命不保矣。果然,翻过一处慢坡,巴音找了母驼的皮骨,胸膛已被扒开……

巴音一声长叹,母驼怎知道:这样的时节,它拼掉性命掩护下的驼羔,三天不吃奶就会送了性命!此刻,怀里的驼羔拱着巴音的手掌,显然是饿了。巴音抱着它回到牧场,眼下,只有给驼羔认个干娘了。

此时的驼圈里,仅有一头母驼游丘下了羔。不过这游丘是驼群里有名的吝啬鬼,想让贼精贼精的它认亲,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巴音取来游丘的乳汁,抹在小驼羔的脑门上。小驼羔颤颤巍巍挪到准妈妈跟前,游丘嗅嗅驼羔,伸出长舌头舔了几下,一头将驼羔拱翻在地。这个小气鬼闻出了孩子的味道不对。巴音又换粪便来试,仍旧被它识破。实在没办法了,巴音只好使出最后一招--滴血认亲。

巴音给游丘的亲生驼羔灌下用羊踯躅、茉莉花根、当归、菖蒲煎成的水,这种水喝了会短时间被麻醉。待驼羔昏昏欲睡时,巴音用一把尖刀小心划开了驼羔的脖颈,接了一小碗血,然后用草药嚼烂敷好伤口。

巴音将血均匀地涂在失亲的驼羔身上,又将他推到游丘身边。老家伙嗅了一阵儿后,勾头把小东西团到自己的胯下,小驼羔顺利地吃上了奶。认亲成功了!

这"母子"俩亲昵的情景,被远处的单姆看到了,它仰天一声悲鸣,眼中落下两行浑浊的泪。

2、单姆的命运

然而,单姆还是一年一年地衰老了,它嗅觉的灵敏度也逐年下降,"雷达"的部件开始老化了。

丹增又一次来袭。

丹增的人马待到迫近牧场外围时,老迈的单姆才警觉到,发信号已经来不及了!王府的援兵被丹增的部队从中隔断,牧场眼看就要失守。这时,天空突然降下大雪雹,丹增的人马毫无防护,被砸得人仰马翻,后面的王府兵马由于盔甲在身,受伤程度轻一些,与阿其格组织的反攻兵力内外夹击,才击溃了丹增的部队。一场灾难借助上天的恩惠才得以化解。

战役过后,王府意识到了问题,马上派人来与阿其格商量对策。王府的人走后,阿其格的脸色十分难看。巴音看出了端倪,试探地问阿其格:"是不是要杀掉单姆?"

阿其格吃惊地看着巴音:"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得呀!"巴音说,"杀掉了单姆,丹增就不会上门了。他是为单姆而来呀!"

阿其格摇摇头,苦笑道:"傻孩子,你还小,这里面的事你不懂……"

巴音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那你就告诉我啊阿其格!"

阿其格对着巴音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晚上,巴音坐在单姆的圈旁边,望着里面浑然不觉的老母驼,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单姆比他的年龄都大的多,从他被老阿其格收留那天起,单姆就在这里多年了。现在它老了,不中用了,就要被人无情地杀掉了。

想到这里,巴音脑子里跳出一个念头:他要救单姆!他扭头看看,四顾无人,蹑手蹑脚地来到棚门跟前,伸手拉门。木门咣当了一下,却没拉开。巴音用手一摸,一条粗链锁紧紧地锁住了门柱。巴音使劲用手扯想把它扯开,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这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卫兵(原来都没有卫兵的),冲他大喝:"走开!"

巴音吓得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单姆被秘密处决了,在场的只有五个人:王妃、小王爷、小王爷的一个亲信、阿其格和巴音。

刑场设在了几十里开外的一处戈壁滩上。这里视野开阔,一望无垠,四处的景物别无二致。把人放在这里蒙上眼睛转上三圈,睁开眼肯定不辨方向。

让巴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小气鬼游丘母子也被阿其格牵着跟在后面。它们要被如何处置?!巴音拽紧阿其格的手,想问清楚原由,阿其格眼睛眯缝着,一言不发,见人像没看见一样。巴音从没有见过阿其格这副模样过,他一直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巴音知趣地住了嘴,紧紧地贴在母驼游丘的身边,小驼羔也活泼地蹦跳跟随。

走在最前面的单姆突然止住了脚步,仰天一声嘶鸣。是它察觉到自己的末日来临了吗?

一名士兵手持明晃晃的弯刀,刺入单姆的双峰之间。单姆脚下一软,一声未吭就倒下去了。士兵抽出带血的刀,递给了小王爷。小王爷手持利刃,一步步走近游丘的小驼羔。

天啊!巴音几乎失声惊叫,小王爷要干什么?只见一旁的老母驼拼命地挣着缰绳,冲小王爷尦蹄昂首。一切都无济于事。小王爷一刀刺进小驼羔的双峰处,小驼羔没叫一声就软软地倒在地上。游丘悲鸣一声,挣脱阿其格手里的缰绳,疯狂地向远方奔去……

3、游丘的复仇

从刑场回去的路上,巴音哭着问阿其格为什么,阿其格没有答话,两行老泪落下,滴在巴音的脖子里。

晚上,巴音没在牧场里见到游丘,牧场上下都找遍了,也不见它半点影踪。

小王爷将游丘走失的责任怪罪到阿其格头上,向他下了死命令:"限你三天之内找到游丘,到时找不到,你的老命也难保!"

阿其格唤出小驼羔,对巴音说:"走,咱们带上找它妈妈去。"

巴音这才知道,和单姆一同被杀的小驼羔,是后来认亲的那只。现在这只,才是游丘的亲骨肉。游丘竟然为了自己的"养子"冲冠一怒,离家出走。

阿其格放出小驼羔,任它在荒原上游走。他和巴音骑上马,远远地跟在后面。阿其格说,游丘会循着小驼羔的气味寻来。一直走了两天两夜,就在小驼羔气力已尽,一步也难再迈动时,游丘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十日后,是吉勒王府老王爷的忌日。

阿其格和巴音牵着游丘走在队伍最前面,一队卫兵抬着两只大箱子紧随其后,小王爷和王妃的车辇走在最后。

来到一处地方,游丘突然停下了脚步。巴音环顾四周,这地方有些眼熟,很像十天前处决单姆的地方,但一时又不敢确认。队伍紧跟着停止前进,抬箱子的士兵将箱子放稳,打开取出一盒盒果品、香火、纸人纸马等祭品摆到空地上。

王妃出了车辇,上前,对着面前的空地,举香施礼,拜了几拜。接下来,小王爷也上前祭拜。

就在这时,平地上忽然刮起了一阵恶风,裹挟沙土向小王爷冲去。众人大惊,往后一看,只见老母驼游丘挣开阿其格的手,口吐白沫,晃动着驼峰,旋风一般朝小王爷扑来!小王爷骇得大叫一声,快步奔逃。游丘四蹄如飞,赶上小王爷,狠狠地朝他身上踏去!小王爷一声惨叫,口吐鲜血,仰倒在地……

两日后,老王爷的墓地旁边,又添了一座新墓。墓地很特别,不留坟冢,棺椁下葬后,覆土夷为平地,然后用万马踏过。阿其格说,这样做的目的,是担心日后盗墓贼盗取墓中丰厚的陪葬品。墓坑的位置用万马踏平,表面看来与别处平地无异。但荒漠中风吹沙掩,地形变化很大,日积月累,连亲人也找不到坟踪。杀驼羔的目的就是让母驼记住丧子地,来年祭奠时,母驼流泪的地方就是墓室所在。

巴音这才明白了事情真相:原来一代代的母驼、驼羔被宰杀,竟然是为了延续王府的家族记忆!他们担心老了的母驼单姆落在盗驼贼丹增手里,会被其利用前去盗墓,便提前灭口!于是,游丘母子成了新一代的记忆牺牲品。

小王爷墓前,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哭倒在地。巴音认出来是王妃,她已经疯了。母驼游丘被士兵牵到坟前活剐了,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永远刻在了巴音的心头。同时被宰杀的,还有一头新生的小驼羔,它那可怜的母亲,就站立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场屠杀。

4、和丹增在一起

几天后,阿其格突然一病不起,与世长辞。临终前一天晚上,阿其格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将巴音叫到床前,掏出一个旧荷包,上面绣着一对鸳鸯。阿其格将荷包递给巴音,告诉了他一件惊人的往事:老王爷看上了一位将军的妻子,想占为己有,逼迫将军写休书。将军悲愤难当,以妻有孕在身为由,恳求王爷缓期。将军妻产下一男婴后,被逼无奈与将军分离,委身王爷。将军于一个黑夜潜入王府,将王爷刺伤后逃离。几日后王爷伤重不治而亡,王府竟然让将军妻活活殉葬……

盐城货架
11R225图片
世贸广场样板间-宁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