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生活

寂静王冠 第五百三十三章 面谈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2:14

寂静王冠 第五百三十三章 面谈

“还有一位想要见您。”

他低声说。

叶清玄顺着他的示意,抬头看向墓园门外。

一辆马车静悄悄地停在路边,隐约可以看到有个人影坐在马车中。

周围前来参加葬礼的人注意到那一辆马车,消息灵通的人看到车门上的那个标志,眼角一跳,旋即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收回了视线。

“我有些忙。”

叶清玄叹息,“能不去么?”

“你跟赤说忙?”

阿尔伯特的表情顿时变得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不论如何,叶清玄都想不到,一个张得跟卢多维克一摸一样的人成为了本代的赤陛下。直到见过尼伯龙根的正体之后,才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

而现在教皇陛下又在这种忙到脚打后脑勺的时候跑来见自己。

可他这里却偏偏真得走不开……

一时间令叶清玄头大如斗。

“去呗。”

白汐说:“我又不是小孩子,需要人整天守在旁边。”

她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清玄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有种被人看破心思的尴尬。

“那我去去就回。”

他将自己的围巾戴在白汐的脖子上,“很快。”

“好。”

白汐点头,撑着伞,看着远处落在地上的雪。

沉默等待。

-

-

自从苏醒以来,叶清玄次与这位新的教皇如此接近。

近到看得清他的白发,还有缠绕在他手中的玫瑰念珠。

“我原本想要为他主持葬礼,但想来他多半不会喜欢。”闭目的赤睁开眼睛:“只有你才是适合的人选。”

叶清玄没有回应,只是看了看墓园里面。

有几个披着长袍的人站得很远,遥遥地对着赫尔墨斯的墓碑祈祷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是教团的人么?”他问。

“是有翼之民。”

赤说:“那些罗慕路斯人能够在天上找到了土地,是因为赫尔墨斯的指引。派出使者参加葬礼,也是情理之中。”

叶清玄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看清来得都是一帮老头儿之后,便失望地收回了视线。

“应你的要求,亚伯拉罕的秘密****令我已经签发了。”

赤对他说道:“过一段时间,他将会被释放,但无法得到自由。因他所犯下的谋逆之举,必须隐姓埋名。教团会为他找一个适合疗养的地方,在监管下度过一生。”

也就是换了个大点的监狱。

对此叶清玄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样的结果已经比在安格鲁的时候好多了。

“盖乌斯呢?”叶清玄问。

“还在通缉之中。”

赤淡然回答:“近期以来,革命军已经将新世界殖民地彻底纳入手。接下来他们应该会登陆高加索联邦,开始准备战争了。

不少人都准备响应他们的号召,参与到这一场有关自由的战争里去。其中不乏列国的学者和匠人。”

“更况且,革命军还顺利地干掉了一任教皇,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叶清玄冷冷地补充:“圣城放纵他们变成现在这样的怪物,究竟想干什么?”

“谈不上放纵。”

赤摇头:“圣城一直都没有放松过对革命军的镇压,可诸国早就厌倦了圣城的领导。

一直以来,都有不少人认同盖乌斯的理念,也期待有点什么东西,能够牵制一下圣城的精力。

谁都不希望自己头上有人指手画脚,哪个国王都是一样,安格鲁不也如此么?每年的军火走私,都有几十具大天使装甲送到新世界的殖民地去……

一盖乌斯从那些政治斗争中的妥协和默许中汲取力量,豢养着自己的猛兽……他可从来没把那些好心赞助自己的政客当做同伴,甚至一开始就想着要将他们挂到绞刑架上。

而现在,只不过是恶果自食的时间到了而已。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渗透,他们已经等到了的时候。

只要能够帮助高加索人驱除掉天灾,高加索人肯定愿意答应他们任何条件。哪怕将他们的皇帝烧死在火刑架上。

占据了高加索之后,就是向外辐射,再进一步,便可以从这个数百年来未曾有过的乱局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格局。

盖乌斯等待了这么多年,他等到了。”

“……”

叶清玄沉默许久,闷声问:“盖乌斯刺杀教皇,难道不是圣城和革命军想要骗百目者跳坑的合谋?”

“合谋?”

赤笑了:“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密谈和盟约么?只需要一点不应该有的‘默契’就足够了。

盖乌斯曾经是接近圣城所保管的真相的人,仅次于历代教皇。他比谁都了解圣城,甚至比枢机主教都更明白圣城的底细。

他知道圣城会怎么做,也知道卢多维克的打算,清楚自己哪怕不站出来,也会有其他的刺客将我杀死。

那么,他为什么不选择从这件事情中获得的利益?”

“终圣城获得了战果,他获得了名声。”

叶清玄钦佩地鼓掌赞叹:“双方各取所需,真棒!”

那干巴巴的语调和虚假的神情,哪怕是瞎子都能看出他神情中的厌恶。

“这就是政治,不是么?”

赤淡然地看着他:“如果你干不掉对手,那么就只能妥协。大局不是可以用来豪赌的游戏。”

“狼笛,真的是内奸么?”

叶清玄颓然地问,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想要说服自己,狼笛只不过是遵从圣城的安排安插进革命军里的间谍而已。

可现在看来,哪里有这种可能。

“圣城难道疯狂到会为了一个间谍,牺牲一个圣徒么?”

叶清玄沉默。

“狼笛在加入静默机关之前恐怕就已经是盖乌斯的人了。”赤说:“在他被巴赫找到的时候,他就是狼养大的孩子。

为了变成人,他经历了很多,可变成的并非是我们想要的那种人,而是另一种。”

“盖乌斯究竟为什么反叛?”

叶清玄直截了当地问了:“为了所谓的?自由?反抗圣城的技术垄断和封锁?”

“或许。”赤并没有直接回答。

“不要拿那些哄傻子的话来搪塞我了,陛下。”叶清玄面无表情,“我曾经亲耳听他对瓦格纳说过的话。

他说――”

叶清玄的身体向前,凑近了,看着赤的神情,一字一顿地说:

“――在篡改了人类的过去和未来之后,你们已经失去引领世界的资格,总有一天,你们会自食其果。”

赤面无表情。(未完待续。)

天津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上海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哪里好
上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病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