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育儿

劫修传742第742章刀君一出谁可敌

发布时间:2020-01-07 22:57:18

劫修传 742.第742章 刀君一出谁可敌

黄袖漫卷,刀气凛然,此刀与刀君往日所施大有不同。

刀君既是七界刀灵,自然全身上下,尽是锋刃,但却需养足力气,方可伤敌,故而只能称之为外道罢了。如今这刀气却是刀君自心而出,心至刀随,那就是心刀了。

心刀之妙,妙在意在刀前,先催其心,再伤其身。更妙的是,外道有时而尽,心刀无时而穷,因此这刀气卷过去之后,魇龙爪上,就被震下十数片龙甲来。

龙爪受此重击,已不敢探出迎敌,只能向云中缩回去,复又将另一只龙爪探来。

刀君口中吟道:“绝情断意逆天道,此事行来谁肯饶,我有刀魂心养成,扫尽魔氛方呈妙。”

此刀亦是魔界之刀,却与昔日与煞月对刀时有所不同,刀君总拢天下刀意,自然是妙招纷呈,绝无尽时。

魇龙刚才被刀君一刀扫去十数片龙甲,已是心生怯意,此次虽是勉强探出龙爪来,而再遇刀君,就生避战之意了。

就见魇龙虚影忙将龙爪一缩再探,探去的方向却是金偶。

原来魇龙目前所面临的三大对手之中,白斗是为天敌,理应回避,刀君锋芒毕露,实不敢直撄其锋,唯有金偶反倒是弱了。

魇龙之爪其速虽不算快,可魇龙原是恶息所凝,其伤敌所依仗的,亦非实物,而是这灵压恶息,故而魇龙心中但生一念,对手就立生感应了。

因此金偶虽离龙爪甚远,可身躯却像是被龙爪握住一般,那金偶身躯虽非凡物,又是经过昊化后,可又怎能禁得住魇龙全力一击?

就见金偶全身各处都齐齐的凹了下来,直直的就向地面坠去。

好在只坠了数尺,不碎身法立时启动,金偶身子一摇,又是恢复如初了。然而身躯虽是复原极快,金偶体内元魂,只怕比银偶受创更重,若是再勉强斗下去,必是魂消魄散了。

不得已,原承天只得将金偶收回塔中,却不与刀君联手对付魇龙,而是再将无界之剑的金罡祭出,目标则是白衣修士。

要知道所谓魇龙,不过是白衣修士动用祷天之术唤出的神像罢了,白衣修士不死,魇龙不灭,与其与这魇龙纠缠,图耗气力,不过追本溯源,将这白衣修士先诛杀了再说。

而在动用金罡扫向白衣修士时,原承天则向刀君喝道:“莫理魇龙,再断羽翼。”

此语其实是想让刀君去助姬怜舞一臂之力。原来姬怜舞以一敌四,瞧来只是动用一器一诀,似乎轻松无比,可此女毕竟是玄修境界,而战场中灵压纵横,恶息乱舞,姬怜舞身陷此局,就好比是七岁孩童立于狂风暴风之中。

这孩子哪怕再坚强,再胆大,终究不能持久。也就是姬怜舞玄承惊人,所修心法玄妙无极,否则早就会像魏无暇那般,被对手的强大压力弄得走火入魔了。

跨境诛敌之所极难,其原因就在于此了。

刀君心领神会,刀意一转,就向两名青衣修士扑杀而去,却向姬怜舞格格笑道道:“这位姐姐,这两位贼子,就交给刀君,也算是刀君给姐姐的见面礼。”

姬怜舞笑道:“能与七界刀君并肩作战,怜舞与有荣誉。”

刀君听了更是欢喜,她哪怕是瞬间长大知事,可人之喜赞不喜弹之性,却是常情,刀君更是不能免俗了。

既是这位姐姐玉雪可爱,自然就该施出手段来,好好让这位姐姐瞧瞧。

心中刀意分头进袭,哪里需要作势蓄刀,只需一颦一顾,两道刀气就无由而来,卷向两位青衣修士。

这两位修士原被姬怜舞的白玉割追得四散而逃,这白玉割极是锋利,不论二修动用何种法宝,都会被这白玉割一挑而碎,故而姬怜舞动用御玄诀指挥这白玉割再次来袭时,二修就只好东躲了。

也正是靠着白玉割的强大威慑力,姬怜舞才勉强以玄修境界,独斗这两名羽修,若是这白玉割稍可抵挡,二羽修腾出手来反击,姬怜舞定然陷入被动。

此刻刀君接手,形势则是立时逆转了。

刀君的沛然刀意袭来,二修灵识早就探到,奈何那白玉割在身后追得正紧,又怎有余力去对付这凌厉刀气?也就只好不管不顾,一味的向前逃窜罢了。

可是刀君的刀气哪里是这么容易躲掉的,便是你相隔数里,只需刀君心中一动,这刀气就会上身,又怎是寻常法宝可比?

左侧青衣修士只觉背后一痛,后背像是被劈裂开来一般,等到这痛楚传遍全身时,所修的法身之宝,两朵青云才急急遁出。这刀气之快已可想而知了。

右侧那位修士更是糟糕,此修因白玉割刚刚转向袭向同伴,正在那里庆幸,暗暗调息,不想刀气说来便来,猝不及防之下,就将他拦腰斩断了。尸身向山谷坠去,元魂则是急急逃走。

由此刀君一出,伤魇龙之爪,毙一修,重伤一修。此战首功,非刀君莫属。

原承天见到刀君终于出手杀了一名仙修之士,心中不免一叹。幸好刀君自从刀鞘中出来之后,神情变化已与往日不同,若说以前她还是懵懂无知,不知世事,此刻则是灵窍已开了。

若在刀君灵窍未开之时,诛杀仙修之士,难免会让她心中留下阴影来,就此对仙修之士仇恨深植也是极有可能,如今刀君是非已分,倒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了。

刀君一举击败两名青衣修士,心中更是得意,秋波再转,就向元观与云冲鹤瞧来。

原承天与姬怜舞齐声叫道:“不可。”

不想刀君调皮一笑,道:“开玩笑啦。”

目光虽是瞧着元观与云冲鹤,一股霸道之极的刀气,却在白衣修士身边蓦的生出。

原来这竟是刀君的声东击西之计。刀君本就聪慧异常,这小小手段,又何足道哉。

白衣修士此刻,仍与原承天争夺刀鞘。刀君虽从刀鞘中逃了出去,可原承天既知这刀君是刀君的克星,又怎肯让其留在他处,自是要尽力夺来。

因此他一边用力夺鞘,一边发出无界金罡来,此刻再加上刀君。便是联手同战白衣修士了。

白衣修士极是了得,那金罡扫落时,他仍是不慌不忙,故计重施,以自成之域的漩涡迎向着金罡。

这金罡再强,只要落进这自成界域之中,自然便告无效了。那自成界域的法则,可是由白衣修士来定的。

说来这白衣修士的自成界域,的确是与众不同,能将这自成界域修成如法宝一般,可以随意动用的,原承天着实没瞧过几人。

这自成界域不破,这白衣修士只怕难敌。

心中正想苦思之际,那三道金罡果然被引去了自成界域去,原承天一番施行,再成画饼了。

好在此刻刀君刀气来袭,这刀气与金罡又是不同。就见白衣修士身周忽的吹来旋风一道,那旋风其实便是刀气了。

白衣修衣慌忙再向这旋风一点,试图再将这刀气引进界域去,哪知道这刀气生生不息,虽被引去了不少,可其后刀气却急急补来,就觉得胸口一痛,一腔鲜血就喷涌了出来。

而趁此时机,原承天终于将刀鞘劈手夺了过去。

白衣修士伸手去摸胸口,瞧着手掌中的鲜血,满脸都是极不相信的神情。自已耗尽百年精力,修成的肉身功法,远胜五金之器,寻常的羽修之宝也是难以相提并论的,怎的今日就被人破了去?

可是这鲜血涌来,又怎是幻像?白衣修士就觉得神智渐渐模糊起来?

“我竟是要死了吗?此事好生古怪,我怎能会死?”

虽是百般不信,可这肉身终是要离魂而去了,他终于认清现实之后,心中怨毒之意便生。心中忖道:“我既是死了,又怎能让你等好过。”

原承天则白衣修士闭目欲死,正自欢喜,忽听白衣修士口中再吐真言,他的神识自是能听得清清楚楚,而这真言听到耳中后,原承天神色大变,急声喝道:“众人速退!”

他话音未落,空中的魇龙虚影忽的一收,就在空中消失不见了,唯有那极浓的黑云浊雾在山顶飘荡。诸人瞧着魇龙这样痛快的消失,心中不以为喜,反以为忧起来。

姬怜舞瞧着白衣修士的半死之躯,对原承天苦笑道:“只怕是逃不掉了。”

原承天道:“一点机会也没有吗?”

姬怜舞紧咬樱唇,缓缓的道:“飞龙在天,瞬息万里,若魇龙真的借这白衣修士的躯体现世,谁又能逃得掉。“

原承天也是心知不妙,便对刀君喝道:“刀君,我等齐齐动刀,先毁了这人的尸身再说。“

刀君立时应道:“好。”一道刀气再次卷去。

刚才刀君一刀就割开了此人的胸膛,可此次刀气再袭,却是蜻蜒撼石柱,怎有丝毫用处?

却见白衣修士胸口的鲜血渐止,伤口也极快的愈合起来。

原承天和姬怜舞面面相觑,心中狂跳不止,难不成这魇龙真要借体临世,这借体临世,比之刚才的虚影可是强得太多了。

忽有一道古怪而陌生的声音传来:“这是什么所在?怎的我胸中如此焦燥。”

深圳肛肠医院的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联系电话
亳州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内蒙古妇科专科医院
绍兴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