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教育

城市文字雕塑者图服装文化资讯

发布时间:2019-06-13 12:49:09

城市,文字,雕塑者。(图)服装文化资讯

总有一个地方,

是你再也回不去的。

你默默用尽所有的敏感和柔软,

在心底一遍遍描摹它的轮廓。

那个地方或许是故乡,

或许不是,

但它定是你来世间行走一遭的注脚。

你行走在城市中,自然也成为它的一份子,这就是我们本期想要与你分享的:城市文字雕塑者。他们手中握的不是刻刀,而是笔,他们用文字记下城市的角落。这些文字也于诞生那一刻融进城市的风中。随我们一起走入雕塑家的城市,戴着我们为你悉心挑选的配饰,燥热来临之前,穿行的风与文字,走进城市的百花深处。

每个人身上都有印记,纵使你在红尘中浸染多年,也只能减淡却无法消褪。儿时天空中一声鸽哨,弄堂口捏糖人的大叔,咬一口酥脆喷香的煎饼,还有白瓷碗盛出的一碗阳春面。自在其中不觉得好,花花世界的热闹处也不会想起。恍然发现故乡成他乡,想回回不去时,那些印记成了梦里哭泣的骆驼,徘徊在没有北极星的沙漠。

走过的城市像曾经爱过的人,在你身上留下痕迹。我们也许不会知道设计师在领口的那一抹色彩到底是来自那片晚霞,但在自己的人生里一定在别处邂逅过同样的美丽。设计师把城市的脉搏画在他们的衣裳霓影,作家轻轻写下清晨嗅到的城市芬芳,而你与我,纵使未曾去过,却已用身体感受到了,属于那里的印记。

奥斯汀笔下的少女,敏感善良,跳跃在乡间小镇的阡陌中,恬静的生活中,外来者往往是带来变动的人物,他们身上有异地的气息,卓尔不群的穿着,试探靠近揣测又远离,终到底是与少女比肩而立。而生活在东北部的勃朗特,她的女孩总是行走于灌木丛中。阴冷的薄暮时分,孤独也是她裹着大衣蜷缩在红房子角落。雾气朦胧中,分外明亮的眼眸,似不愿熄灭的火,点燃遥远世界里未知的恋人。

你看到了,同样身居英格兰,同样是敏感少女的爱情故事:南方的奥斯汀,草木在阳光下散发出干燥的气味,健康的男孩女孩鼻子上都有俏皮雀斑;北方的勃朗特,却身处凄风苦雨之中,挣扎在拥有与失去之间,每一次匆匆告别都仿佛又回到了约克郡滂沱的雨天。她们身上的印记透过笔尖留在了白纸上,跳跃于字词间,继而又转化成一幅幅画面存于阅读者的心中。英国作家的笔下断然不会出现祠堂口踩绣球的石狮子。中国作家,即便是独居美国多年的张爱玲,也仍旧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忆沉香屑里的同学少年。

前阵子看了《三毛》,她去西班牙,她去北非,她去撒哈拉,她去美国,她走过那么多地方,终心心念念的仍旧是台北。台北是她的伤心地,让她为情出走开始漂泊,却也只有这个孤岛能收留她的纸上灵魂。她曾有过无数机会,在其他的某个城市停留,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三次就只能归结于宿命。中国人讲“叶落归根”,讲“近乡情怯”,文字是的说明者。

写字的人,无论对故乡是爱还是恨,在他的文字里,总有那么一个熟悉的小镇,总有那么一扇常年未归已见铁锈的城门,总有那么一群早早老去的人们。文字是他的手,离开之后,伸手够不着却仍旧保持着伸手的姿态,双脚被禁锢在遥远的地方,膝盖却始终朝某个角度微微留着弯曲的动态。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走过那么几座城。一座城见过你狼狈的样子。一座城见过你风光得意的样子。一座城与你擦肩而过,几次相逢却又无缘相知。一座城将你捧至离太阳近的地方,再狠狠将你摔到地面。还有一座城只在你梦中显现。你穿行其中,衣装配饰自然不尽相同。

每个人的生命里,只会有那么一座城,让你有生于斯长于斯的熟悉自在,让你愿意在这里活着,也愿意在这里死去。它像是你所有灵感的母体,每每倦极,只有将头埋进它的气息中,只有双脚踏在它的掌心里,你才又觉得生活仍有希望。它不一定是你真正的家乡,但它一定是你身上挥之不去的印记。

朱砂痣也好,白月光也罢,它是随你而行的影影绰绰,它是你的印记,一旦烙上,此生不褪。

微店经营
外耳湿疹
如何开发一个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