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养生

玄天造化功 第三十三章 罗俊到来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2:07

玄天造化功 第三十三章 罗俊到来

关于魇鬼的任务被撤下,那些参与猎杀魇鬼之人才知道那魇鬼的魂晶确实被人拿去了!

可也只是暗地里生生闷气,不过他们对于死在魇鬼手下的又好了。

修道之途本就不是条坦途,力量和长生的诱惑足以让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后继,终有人站在金字塔顶,俯视着众生。

人人都只看到了那塔顶之人的风光,可谁又知道那塔是用累累白骨筑成的!

李一用三块下品灵石兑换了中品灵器青霜剑,不过李一兑换时那宗门的长老似乎投来异样的眼神,甚至让李一再三确认,这让李一有些发毛,有种在市集上挑骡子的感觉。

不过李一很快沉浸在拿到青霜剑的喜悦中。青霜剑这是水属性灵剑,以异种灵气驱使威力便要弱上数分,不过李一正好修炼的是水灵气。

“刚刚那弟子是哪位大师的高徒,这么早就开始观摩中品灵器?”

李一一走,那宗门事务处的长老便开始嘀咕道。

他是玄天宗的练器师,那青霜剑便是他的得意之作。

李一拿走十剑剑丸,他便以为是宗门内哪个练器大师新手的徒弟,来拿去磨炼法阵练手。

青霜剑虽然叫剑,但有三种形态,不用时可卷缩在一团,成一个银亮色的剑丸,亦可合成一把无柄飞剑,端是灵巧。

李一这几天哪也没去,就在屋里实验这得来的青霜剑。

将灵气灌注其中后,念着剑诀催出那剑丸,银亮的圆球便化作十柄小剑飞出。

本来银亮的小剑一下发出白茫茫的光芒来。

使得这飞剑不仅锋利还有破开修士护体罡气的效果。

李一欣喜不已,每次将那剑放出,刺这砍那。直到把灵气用干为止。

于是这仅剩的一间小屋也在剑气纵横下摇摇欲坠……

“这小剑上还有些什么?”李一把玩累了。将分开的小剑拿在手里,凝神去看,发现那灵剑上竟有一列列的白色小阵列。

一用灵气灌注其中,那小阵列便皆亮了起来,本来一丝的灵气,经过那阵列便涨大了几分。

这就是灵阵吗?李一从曲江的典籍中也稍微知道了些东西。

炼器师不仅锻造武器,还可为武器刻入法阵。

而且练器师和炼药师都一样有些相同的品阶。

分为一品到七品。

一品为学徒,二品小成,可以称为练器师或炼药师。三品则为练器大师,四品为炼器宗师。

不过再往上那册子就没记载了。因为玄天宗内只有三位炼器大师,而且还一人为下品,两人为中品。不过炼药师就不同了,炼药大师玄天宗内足足就有七名!

甚至还有一名炼药大师龙海!

不过像龙海这种身份的人物,自然不会屈身于小小的玄天宗内,只是玄天宗的客坐长老。

不过光客坐长老都足够为玄天宗带来足够丰厚的利润了。

李一看着那一排排的阵列如同前世学的的排列组合,灵气虽然依旧是那一道,但涌出时却壮大了几分。

这个新奇发现让李一又沉浸其中,不过那阵列刻印的门道李一并不清楚。不过李一有种感觉有些环节处,灵气有那么一丝停滞,导致涌出的灵气并不是那么壮大。

就是说本来灵气提升可以提升不止三成!还有些提升的空间。

“不太完美啊!”李一轻微的强迫症就要发作,甚至想把那阵列堵塞处打通,让那灵气流的快一点。

对于这发现李一又有些郁闷了,好似一件本来是至宝的明珠,现在如同被污垢沾染了一块一样。不过那长老要是知道自己的得意之作,被李一看扁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提着大锤锤李一胸口。

李一强忍住擦灰的冲动,端坐在蒲团上打坐,把流失的灵气补足。

时间在不知不觉过去了六天,李一这几日都在闭关。偶尔帮忙布布雨,不过李一屋中偶尔透出的剑光还有李一某个早晨御剑飞出,把随地大小便的曲江吓的裤子都忘了提上去后。

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李一帮忙了。水虽然柔和,甚至毫无攻击力,布雨术只能给人洗洗澡外好像没有太多用处,不过李一出现就不一样了!

御剑不仅仅是代表修为达到了聚气六层,更代表剑修!一旦雨部出现了剑修那就代表有战斗力,不再是咸鱼了!这真是一件可歌可泣的事啊!李一说不定真的会把雨部保住!

这导致雨部四人晚上的主餐便是咸鱼大餐,干炒咸鱼,咸鱼干锅……似乎要把这怨气都要发泄在咸鱼身上。

这几日李一已经把那御剑术和十剑剑丸催发的万衍剑诀修炼纯熟。不过却没有试一次剑杀,但李一已经能看到剑杀汹涌而出的场景了。

在雨部勤力施雨下,灵稻迅速生长,转眼间便是金黄之色。

沉甸甸的稻穗挂在稻杆上,不过雨部众人却没有丰收的喜悦。

他们离审判日只差一天,吴冰去找却还没有回来。他们虽然在宗门内受到许多白眼,但要他们真的离开又有些舍不得。心情都有些沉闷。不过李一是他们的阴云天空的希望。

李一的日子比他们要早一天。

李一知道他会来,没有什么能阻止一个贪婪之人的贪欲,哪怕只让它存在心里。

一大早李一吃了个饱,把自己灵气提升到不能再升,再施放了次青霜剑后,便坐在那静静等待。

“请问李一师弟在吗?”

“哦在的。喏在那屋呢。”屋外突然响起了人声。

咚咚咚……

李一的屋门响了,然后灵田里的四人都看到那来人一手握住李一从屋里走出。

曲江还有徐腾、滑计还有许君都伸长了脖子看着。

等罗俊和李一走了,滑计才开口道:“那人是谁啊?”

刚刚他们正在收割灵稻,一个背着剑的男子过来问李一所在。

虽然那男子语气客气,但他们四个都从那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冷意!

而且那男子的气息更是如同奔涌的长河,他们只从长老身上感受到过这种气息。

曲江下意识地就把李一所在说了出来。

直到李一和那男子走远了才敢开口说话。

“不知道?说不定是李一的亲戚之类的吧。”

虽然他们都感觉不像!但曲江还是下意识地开口安慰道。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评价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的电话
安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广州看白癜风多少钱
河北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