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养生

帝龙道 第两百零二章年轻的法神师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9:22

帝龙道 第两百零二章年轻的法神师

重剑台,魏冲和洪涛三言两语,立刻便达成了协议,组建起了对付翼神龙的临时同盟。

“翼神龙,只怪你时运不济了,是自己乖乖跳下去,还是先让我们把你打成死狗,再丢下去呢”洪涛得意地冷笑道。两个人稍稍侧过身子,将戏谑的目光盯在翼神龙的身上,宛如看待待宰的羔羊一般。

他们没有理由不得意,翼神龙跟魏冲的实力本来就在伯仲之间。现在再加上一个实力不下于他的魏冲,战斗的结果可想而知。但是魏冲和洪涛都不想逼得翼神龙太死,以翼神龙的实力,如果下定决心要跟某个人同归于尽,还是极为麻烦的。

观众都不是傻子,重剑台上的局势变化瞧得一清二楚。任谁见到魏冲跟洪涛左右包夹着翼神龙,将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都不会认为他们是在开玩笑。

“哎呀局势好像不对啊那洪涛怎么好像要跟魏家小子联手的样子”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都是翼城人,先解决掉魏家的呀”

“糟糕,糟糕翼家跟洪家不和,这种矛盾也延续到了年轻一辈的身上。”

角斗场内上万的观众开始议论纷纷。场外观战的翼家两百多个翼家少年们已经暴跳如雷,大声喝骂起来。

观礼台上,翼南空眉头紧蹙,面沉似水。魏冲和洪涛联手,傻子都能想到是什么结局了。洪振笑道:“翼城守,不好意思。看来你们翼家要止步于此了。”

魏忠一颗心也落回了肚子里,呼了一口气嘿嘿笑道:“看来今年的重剑勇士称号,翼家是无缘了。呵呵,南空兄还得加强一下对年青一代的培养啊”

翼南空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这家族斗法,穆神师在中间却是一言不发,她当然不会去趟这趟浑水,翼家、洪家、魏家,无论是哪一家获得重剑勇士的称号,跟她都没多大干系。

沈氏却是气得火冒三丈,平素温柔慈祥的脸庞也微微带上了冷意,道:“这个洪涛,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身为翼城人,居然勾结外人对付我们翼家,翼城的脸都被他丢光了要是我儿子出个什么好歹,饶不了这小子”

司空皓月挽住她的手笑道:“伯母,你就放心吧,翼神龙这家伙早就预防到了这个局面,别说是两个,即使再多几个,恐怕也休想拿下他。那家伙狡猾着呢。”刚开场的时候别人注意力分散,几乎没瞧见翼神龙做了什么小动作,但是司空皓月可是瞧得清清楚楚,而且作为某个方面的同类人,司空皓月对于某些力量的波动也是极为敏锐的。

翼神龙的一张大,早就张开了呢。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翼神龙已经必败无疑的时候,重剑台上,翼神龙却却面不改色,嘴角勾起淡漠的笑容,他一翻手,龙魂戒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待光芒消散,他的左手已经出现了三块莹白的法晶,右手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白玉器皿,里边猩红一片,血腥味扑鼻而来。

咦,空间戒指好像是空间戒指魏冲和洪涛楞了一下。空间戒指是极为昂贵的东西,整个翼城顾胖子有一枚,除此之外,无论是魏家还是洪家,都只有族长才能拥有那么一枚。两个人都没想得到翼神龙身上居然有这么个贵重的东西,一时间居然楞了一下,没有立即发动攻击。

翼神龙两只手掌一捏,“嘭嘭嘭”三块莹白色的法晶当场被捏爆化作一团白蒙蒙的宛如牛奶一般的纯洁灵气,而翼神龙右手拳头大小的白玉器皿也当场爆裂开来,但是里边粘稠的血液却没有四溅而出,而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操纵,宛如细小的灵蛇一般在半空扭动。

法晶,兽血,这个阵仗有点熟悉啊所有人有点迷迷糊糊的,似乎有一道光照进脑海,但是却仍未反应过来。身为法神师的穆神师俏脸上却已经涌上了一抹惊愕的颜色,“这”

“喝”重剑台上,翼神龙法印一结,天神之痕一颤,变幻为祖纹印,天地间的法力元素瞬间便被纳入了感知范围,湛蓝色的神念暴涌而出,悬浮在空中的乳白色灵气团和粘稠血液立即合二为一,幻化成为一枚巴掌大小乳白色的玄妙符文。

这时候,魏冲和洪涛的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一股惶恐和危险的感觉瞬间降临。

“两位,欢迎光临黄沙世界。”翼神龙嘿嘿一笑,一翻掌将那巴掌大小的玄妙符文狠狠地拍在重剑台上。

那玄妙的符文一印在地板上,立即爆发出乳白的光芒,照耀得四方一片惨白,同时重剑台的层四个地方四道拳头粗的乳白色光芒逆冲而起,每一个地方都浮现出一道玄奥的符文。当五道符文浮现出来的时候,地面上以一种电光火石的速度流射出道道拇指粗的银白色光流,这些光流不断在黑色的重剑台上散射,碰撞,交融,瞬间便形成了一道直径五丈的玄奥阵法,将整个重剑台包裹在里边。

阵法一形成,整个重剑台都响起了“哗哗哗”的尖啸声,漫天的风沙凭空而生,在阵法之中呼啸卷动,整个重剑台立刻便陷入了黄沙漫卷当中,伸手难见五指。

整个角斗场都快疯了那道迷迷糊糊的光在脑海中炸开,震撼像是一般滚滚席卷开来。

他妈的阵法居然是阵法这小子居然是个法神师

震撼之后,冲天的惊呼声差点将整个角斗场都掀翻了出去。法神师啊整个翼城都找不出一个,而现在,一个少年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布置出了阵法

翼南空浑身都乱抖起来翼神龙是法神师他们翼家出了个法神师他奶奶的翼家发达了翼家发达了

翼南空老脸都涌上了一层潮红的颜色,从今往后,这兔崽子就是翼家的命根子,谁敢动他,老子就跟谁拼命

人老成精的翼南空深深明白法神师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两个字,人才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才,而是极端稀缺的人才。所有地方都不会缺战士,但是几乎所有地方都缺神师。毫不客气地说,翼家出了一个法神师,跟出了一个白银的战士影响一样巨大,为重要的是,他才几岁啊这么年轻的法神师,谁敢保证今后他不是四品,甚至五品法神师这可是难以想象的潜力啊

洪振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早知道这小子居然有这种天赋,当初就不应该瞻前顾后,应该不计一切该后果将他击杀。等他成长起来,还有洪家的活路吗

魏忠脸色也极为难看,他倒不是很在意翼神龙在未来所能造成的影响,他在意的是今年的翼城重剑勇士称号。翼神龙使出这一招,瞎子都知道是用来对付魏冲跟洪涛的。

相比洪振和魏忠的阴沉,顾胖子却是雀跃万分。自从他搭上了翼神龙这一条线,单独受命于燕家大小姐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未来跟翼家这个小子紧紧地绑在了一起。翼神龙越是出色,他的投资回报就越丰厚。胖子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边上去了。

整个观礼台上,四十多个翼城的家族族长纷纷吞了吞口唾液,缓缓收起脸上的震撼,将屁股坐回到椅子上。

穆神师却是瞧得比别人深,他本身是法神师,而且是二品的法神师,不像是翼城这些山旮旯里的人,见到的神师用手指都数得清。一品法神师对穆神师来说并不值得惊讶,她惊讶的是翼神龙是从哪学到法神师的神术的这可不是自己琢磨能琢磨出来的,神师一道,必须有师父手把手的指点,否则寸步难行。可是翼城哪儿来的法神师啊

翼家少年惊骇过后,立刻爆发出震天的欢呼。陈晴和翼青青更是激动得搂在一起。本以为败局已定,哪料到峰回路转。翼昆山和翼展鸣对视了一眼,都发出一声苦笑,当他们以为翼神龙不过如此的时候,翼神龙这匹黑马蹿了上来,当他们以为翼神龙黔驴技穷的时候,翼神龙再度扭转乾坤。他身上就好像有掏不尽的秘密,用不完的潜力一般。翼昆山已经不想跟这个人做对了,他的心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屈服了。这个人的强大,无可抗拒。瞧瞧身边这些少年,原本跟他一样视翼神龙为废物,鄙视他为翼家毒瘤。可是现在,他们激动得就像是自己拿了一般,兴奋地又蹦又跳,尖叫连连,脸上全是与有荣焉的光芒。

沈氏惊讶地指着笼罩重剑台的那根黄沙光柱,道:“月儿,刚才你说的就是这个小神龙什么时候成了法神师”

司空皓月捂嘴娇笑道:“伯母,你还不知道翼神龙那家伙的恶习吗做什么事情老是喜欢装神弄鬼,让人猜不着。他不是有个神秘莫测的师傅吗,我看啊,这些东西肯定跟他那师父脱离不了关系。”

沈氏深以为然地道:“不单是这个法神师的神术,我看啊,小神龙这身本事也是拜他师父所赐。自从他搬到了后山,这一年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以前我还担心小神龙被人欺负,现在他有了这身本事,我总算是可以放心了。今后我得寻个机会,好好感谢一下他师父才行。”

司空皓月笑吟吟地点了点头,暗中却吐了吐小舌头,他那师父啊,找得到才怪了。

角斗场内气氛的变化说来啰嗦,但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翼神龙的法阵一起,整个黑黝黝的重剑台立即淹没在漫天的黄沙当中,一道直径五丈的巨大黄沙柱体耸立在原来的重剑台位置上,这黄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黄沙,而是由灵力经过法阵的玄奥转化而形成。全场观众不在阵法之内,却能将阵法内的战斗瞧得一清二楚。

全场为惊骇的人莫过于陷入风沙阵的魏冲和洪涛,一入风沙阵,漫天黄沙呼啸卷舞,所谓风沙迷人眼,三尺之内伸手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能见度瞬间大大降低。

“小心点这道阵法不知道有什么古怪,不要轻举妄动”魏冲顶着风沙大吼道。陷入阵法的件事就是必须弄清楚这是什么阵法,功能是什么。然后做出相应的防御和反击措施。

“可恶这家伙怎么可能瞬间布置出阵法”洪涛一边用手遮挡漫天吹过来的风沙,一边大吼道。虽然洪涛都没跟法神师战斗过,但是一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法神师布置阵法是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的,这就是他们为明显的弱点,所以正面对决中,敌方一般都会穷追猛打,绝不会让法神师轻易将阵法布置出来。

但是翼神龙的行为却颠覆了洪涛的认识,他仅仅刻画了一道符文便布置出了阵法,让他们丝毫都没有抵抗的余地。

瞬间刻制阵法,这可是只有阵法宗师才具备的实力

...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
治疗卵巢早衰的价格
合肥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汕头看妇科那些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