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娱乐

叱咤风云 五一一 虚魂战士

发布时间:2020-01-08 05:47:46

叱咤风云 五一一 虚魂战士

血脉!血脉力量!华炎不见是血脉战士!

乾劲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这个nv人竟然是血脉战士。

古月嘉英望着还在觉醒中的华炎不见,贴近乾劲xi声的说道:,“这个,是一个了吧”

“这个……”乾劲苦笑摇头:“真不是……”,“还有?”

“我是说她跟我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以后会是的。”古月嘉英双手主动挎着乾劲的胳膊xi声说道:“我能感觉到”她喜欢你。”

“我……”

“不要说了,事情会自然展的。”,古月嘉英看着乾劲:,“你以后有的头疼了。你只有一个人,时间却要分配给我们好多人。别人羡慕,你会现很麻烦,时间总不够用的。”

乾劲放弃了继续讨论,nv人永远是nv人,哪怕她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真正跟称讲起道理来的时候,男人还是赢不了对方。

“法布雷迪斯!当你入圣把老子暴揍了很多次,现在老子也入圣了哈哈哈哈…………”,木归无心〖兴〗奋的吼叫着:“等下次见到你,老子要让你知道”欺负老子的下场是什么?”,“斗ún,我竟然凝炼斗ún了哈哈。”,特郊飞屁颠屁颠的向men外跑着:“哥几个,我们再ji手切磋一下好不好啊?我让你们单手,单手如何?如果还不够,我让你们双手也行啊。”,乾劲看着特郊飞离去的背影连连摇头,又是一个臭屁的胖子,那些马贼恐怕又要倒霉了,进入斗ún境界的特郊飞,那柔软的肚子威力大增,自己都没有把握破开他的斗技,其他人不是倒霉到死?

异走入院子,羡慕的看着木归无心”入圣啊!真的入圣了,为什么这个入圣不是我啊。

“异,我们来ji手试试如何?”木归无心很有兴趣的望着异。

“滚。”异没有好气的回了木归无心”入圣能跟顶峰斗ún比吗?你绑着双手,我也打不过你啊。

“哎没意思,没意思。”木归无心连连摇头:“好容易入圣了,竟然没有对手。”

“我来做你的对手。”八荒无生很有兴趣的望着木归无心:“我还没有跟入圣的普通战士ji手过,让我看看入圣的普通战士到底有什么不同。”,“行!没问题!”,木归无心立刻来了jing神。

异不再去关注木归无心,走到乾劲身旁打量着说道:“刚刚,是你凝炼了黄金斗心”对吗?”

“是。”

“很好。”异长长呼出一口气:“你终于凝炼黄金斗心了,那么我等了很久的事情也可以做了。”

乾劲好气的望着异”这个平日不跟自己ji流的影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也该去接收塞外第二马贼团了。”,异看着乾劲:“马贼团的副团长”还有几个头领实力都不弱。若是以前的你去,恐怕接收不了……”

“你继续做马贼团领就走了。”,乾劲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

异苦笑了一声:“你觉得,一个做了别人影子的人。那些马贼还会服从我的领导吗?”,“接收塞外第二大马贼团?”断风不二乐呵呵的凑了上来:“有意思!这个一定要接啊!乾劲,日后新人王大赛上,我拿,你拿第二,切克福利特拿第三,都是可以得到直接拥有组建xi兵团军职的,到时候那些有战斗力的马贼……”

“我拿,乾劲拿第二,你拿第三……”

切克福利特毫不客气的做着看起来像是xi孩子一样的较真。

“呸!你在大会上又不能使用血脉战身”拿什么?就算你使用血脉战身,也你也一样打不过我的。”断风不二撇着嘴巴:“到那时候,我一定比你更强大。”

噗通……,焚途狂歌身体跟地面撞击在一起”出类似金属跟地面碰撞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强行凝炼斗心虽然成功,焚途狂歌身体一下子吸入那么多金气”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僵硬,身体有些承受不住的直接晕了过去。

乾劲扶起焚途狂歌双手连连抖动”将地火之心的热力打入到焚途狂歌〖体〗内,这些热气虽然无法化为焚途狂歌的力量,却能够将〖体〗内那近乎郁结的金气溶解,好似金水一样开始流淌了起来,一点点被斗心调整转化”进入到每一个斗窍之中。

焚途狂歌一声sēnyin苏醒过来,眼睛有些出神的看着双手,泪水在眼眶中轻轻滚动,斗心!真的凝结成了斗心!从今天起,自己就是焚途世家,年轻凝结斗心的人!

如果没有乾劲的存在,焚途狂歌可以确定自己是所有普通战士中,创造早凝炼斗心早的人。

“祝贺你啊。”异再次羡慕的望着焚途狂歌,自己在当年可没有他这样的实力,更没有乾劲这样的人进行帮忙。

焚途狂歌起身轻轻点头,心中压不住的〖兴〗奋。

“搞定了?”断风不二凑上来笑呵呵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去收编第二马贼团了吧?”

“收编马贼团?“焚途狂歌疑感的看着乾劲。

异轻声说道:“还是不要太xi看他们,第二马贼团虽然不如八荒无生的马贼团,领们也依然是一群强者。其中副团长”更是一名拥有梦魇血脉的血脉魔武士。”

梦魇血脉?乾劲扬扬眉,这可是跟独角兽血脉齐名的魔族稀有血脉,不但斗魔双修,而且度极快的一种血脉魔武书“虽然是黄金斗心,但梦魇血脉能够如此出名,也是因为他们有一套特殊的血脉斗技”叫做冥界。每当启动这个斗技”他们的实力都会有一个极高的飞跃,黄金斗心甚至可以短时间凝炼出虚ún。”,乾劲轻轻点头,虚ún通常只有普通战士才会有这样的阶段,那是冲击斗ún的关卡,有时候之后就是斗ún,有些人却很不走运,凝炼斗ún非常繁琐,全力冲击时,偶尔会凝炼成虚无的斗ún,只要一松懈就会消失”但虚ún的威力依然强大。

黄金斗心之下”如果有人施展出虚ún”那就是的存在!那是一种甚至凌驾在天神附体之上的特殊存在,接近斗ún的存在。

只不过,很少有人可以凝炼成虚ún,几乎所有人都会直接凝练成为真正的斗ún”虚ún已经快要成为了传说。

“梦魔血脉魔武士,副团长迪差多”能做到虚ún。”异很认真的点着头:“不止这样,他是一个很情绪化的魔。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好实力还非常弱。有两次真正生死时刻,他竟然被刺jī的血脉力量觉醒。”

乾劲再次点头,也就是说这个迪差多很可能会在战斗中临阵突破,这真是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虚ún”,”乾劲口中咀嚼着这个名词”自己刚刚晋升出一颗黄金判心”如今三颗斗心同时转动爆出来的转力量,甚至可以达到三百万转以上,不知道虚ún能强大到什么地步呢?

“在这里考虑永远没用。”断风不二手中不二枪一甩:“走走走!去看看呗!”

火日当空”已经渐冷的季节,在塞外更是透着透着一丝凉意。

即便有巨大的太阳在空中”也让人很难感觉到什么暖意,再加上塞外这xi雪山的寒冷”令空气中更是没有了暖意。

塞外,一块说不上庞大,却又不xi的地盘,这里也有着各种地形。

异当年找到这座雪山时就很喜欢,一年四季这里的山顶都会有雪,到了夏天很是凉爽,至于冬天……冷就冷吧!

白头山”这是异给自己本部所在山峰取的名字。

乾劲刚刚进入到第二马贼团的领地,就迎来了两名马贼迎接。

“团长大人!”

两名马贼见到异,立刻翻身下马。

异闭目享受着这种感受,现在不享受的话,待会恐怕就没机会享受了:“你们起来吧”留下一个带路。另外一个去通知其他领,说我回来要开会。”

两名马贼对视了一眼,一人飞快离去,留下一人在进行带路。

乾劲走在山间左右看着四周频频点头,这第二马贼团的本部防御建造”远比佩克马贼团那种暴户严密的多,若是想要攻占这里,恐怕需要消耗不少的兵力。

一路上暗堡不少,乾劲可以感觉到巨大的弩箭寒锋锁定自己的情况,就算是披挂着重甲的战马”中箭也会变成了ru串。

第二马贼团的本部没有佩克马贼团暴户的排场,处处都透着低调,但在这低调之中又藏着无数的危险,就像是一头头凶猛的野兽在沉睡,当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够将对手给彻底撕碎。

本部的〖广〗场很开阔,十几名马贼头领一身甲胄,手持着武器站在场地的〖中〗央,眼睛里透着警惕连连打量乾劲等人。

两道锐利如刀锋的刺目光芒从人群中穿过,刺得乾劲皮肤猛然一跳,顿时现了那身材消瘦皮肤黝黑,脖子上都长着黑sè绒m的魔族。

梦魇血脉魔武士!乾劲好奇的打量着对方,没想到在征伐学院还没有见到传闻中的独角兽血脉战士,却在这里提前见到了跟独角兽血脉战士齐名的梦魇魔武士。

“团长,这就是你前些日找人捎信给我们找的新团长?”,迪差多说话时脸颊好似只有一张皮的瘦,配合着声音的话语跟强硬的语调”给人的感觉更是硬的犹如钢铁,态度透着强势。

硬!迪差多给人的个感觉就只有一个字,硬!

断风不二手中不二大枪一转,猛然戳入地面中,把xiong膛一tǐng很是拉风到敝开了嗓子指向乾劲:,“还不来拜见你们的新团长?”,众马贼头领愣住了,相互之间疑uo的对视,这是哪里来的这么臭屁的xi子?找揍是吧?

“新团长?”迪差多冷冷一笑:“团长”我听说您做了别人的影子。那么,您就失去了做我们团长的资格,这个马贼团由谁做团长”就不是您说了算了。嗯做我们的团长?行!没问题!先问过我们的拳头!”

迪差多一脚踏地,硬土顿时炸开1un飞,平添了几分硬气”十几名马贼头领同时大喝,更是将气势再次拔高了数分。

乾劲看着一排马贼头领微微皱眉:“拳头?行!这次就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但只有这一次。你们谁先上?”

“我!”,人群中跳出来一名红的中年人,双掌散着淡淡的斗气,调动着身体半径一米的气流缓缓旋转”诛魔三战!

“几位,我陈昨先来探探路,看看这批人的实力……”,”

焚途狂歌抬手阻挡了断风不二,沉默的走了出去,他也渴望战斗!乾劲的一切告诉着大家,只有战斗,舍命的去战斗”才能够在危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机遇踉跄。

战士之间的ji手,不需要裁判,更不需要什么公证人,这里不是擂台比武,这里有的只有胜或者败两个概念,至于如何取胜?无所谓!

两人视线碰撞的刹那,焚途狂歌身体微微一震,脚下的怒莲斗技已经完全绽放,长久在沙漠练出来的行动方式”回到坚硬的土地上给外有效。

焚途狂歌动的刹那”诛魔三战的陈昨也同时动了起来,两条人影几乎跟声音完全同步的撞击在了一起。

真正动手,陈昨没有之前的调笑态度,出手就是刚猛有力像极了c头情的公牛,手臂如同一条钢鞭反手cu出”刚劲的拳臂在空中拉出一条哨子的尖啸”砰!空气被一cu之下完全炸开好似狼嚎。

马贼们战斗从来都是生死立刻显现,讲究的就是干脆简单,陈昨的出手更是完全体现出了马贼的优势,拳中生死的味道迎面而来。

焚途狂歌右手握成实拳,身体不动不摇好似杀入敌阵不回头的敢死队”左tuǐ踏地将身体推出拳头顺势而起,迎上陈昨的鞭拳。

两人的拳头相ji,陈昨全身巨震”身体有一种被推得向后的感觉,手臂更是痛的好似砸在了实心铁柱上。

焚途狂歌身体一晃”手臂上的斗气就要散掉,额头的斗心急转再次将斗气调整,陈昨的刹那间调整姿态,举起双掌直接下压拍击,手掌还没有接触到xiong口,焚途狂歌身上的衣服被压的啪啪炸响。

刚猛!陈昨将诛魔三战的刚猛挥到了!地面的尘土都受到了感应飞腾了起来。

焚途狂歌面对这样的攻势”身体不动不摇猛然吸了一口气,双手学着陈昨的动作反压向对方的xiong口。

硬拼!

周围的马贼同时一愣,我靠!这是哪里冒出来的xi子,竟然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

陈昨感觉到xiong口气压骤然增加,心头凶xìng完全被jī了起来,自己身为马贼生死见得多了,还怕你这xi子的拼命吗?老子拼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ni呢!

硬拼是吧?好!陈昨眼角绷紧凶狞密布”双手疯狂下压拍击,我就跟你硬拼。

砰砰!

四掌相互ji击,陈昨xiong口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碎响,双脚再也无法扎根的向后连退,两手更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是什么身体啊?一掌拍上去,怎么跟拍在铁板上一样?

噗!焚途狂歌xiong口气血翻腾,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后倒退的同时干脆身体朝着地面一倒,双掌强硬拍地”借力让即将倒下的身体再次站起”产生反冲力直追陈昨”散掉斗气的双掌再次聚集斗气排序,毫不留情的再次拍下。

砰砰砰……

连串的掌击声响起,陈昨整个人倒飞了出去,xiong口骨头完全碎裂塌陷了下去,整个人在地面滚动了几圈,吐了两口血动也不动的死去。

风轻轻的吹过〖广〗场,众马贼后背都蹿起了一股凉气,不是因为陈昨的死亡”而是因为焚途狂歌的战斗方式”完全不要命的打法,明明已经赢了,可以快疗伤,却放弃疗伤,还是追上去直接把人给打死了。

噗!受伤强行推动斗气,焚途狂歌一口鲜血喷到了地上,额头渗出一丝丝冷汗,诛魔三战的斗气穿透力很强,就算是大真金斗气配合着护体斗技”依然无法全部挡下来。

“我赢了。”焚途狂歌缓缓站直了身体,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受伤是xi事!自己越级打赢了一名老牌马贼”比什么都值得开心。

“你先吃点y,回去在帮你看。”乾劲递过一罐y剂,又看向迪差多:“下一个?”

众马贼头领相互对视,本以为来的年轻人不过一群菜鸟,没想到个出手的就这样凶悍,星辰知道他们后面的人是什么样的?

“我来!”

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马贼提着长枪走了出来,断风不二笑着直接跳了出去”手中不二枪一甩,血脉力量直接开启,血脉战身顿时出现。

“九头蛇血脉战士?黄金斗心?灭魔八战?”

五十多岁的中年马贼手中大枪剧烈颤抖”这还打个屁啊?九头蛇血脉战士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已经灭魔八战了,自己不过诛魔九战……

重庆市开州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十佳医院
301NK免疫细胞疗法
秦皇岛牛皮癣专科医院
肇庆白癜风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