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踩踏事件中国与民的两种安全观念

2019-01-12 00:03:57

高密度的人群聚集总会带来混乱,混乱中则往往隐藏灾难。踩踏事件为何层出不穷,这是根源,尤其是人口高密度的区域,发展不太均等的区域,包括个体发展不均等的国家,是应该尤为注意的。

麦加朝圣,几乎每年都有类似事件,1990年甚至造成高达1426人死亡。而此次上海外滩的踩踏事故,已造成36人死亡,41人受伤。扼腕之余,不禁要问,难道真的没办法解决事故的循环发生吗?

办法总是有的,技术的发展给了我们更多降低事故和解决具体问题的工具,但是在这片土地上,太多的时候,工具和技术都是面子,关键的问题则在于里子。

踩踏事件的发生,其实很多要素应该归于观念问题,源自人们对危险的估计不足。比如广州地铁两男子喷出刺激性气味,导致乘客惊慌而发生踩踏。两男子或许不明白,在高密度人群区域,该行为可能带来的危险。

再如,此次上海踩踏事故,据说是人群突然停止流动。而对那些在人群中突然停下来的人而言,他们是否知道在那样的场合,无故停下步子会导致人群阻塞,而人群阻塞又会带来怎样的危害。

甚至,一次乘坐北京地铁1号线,那时正是下班高峰期,换乘通道中可谓人山人海,但此时,竟然有人开玩笑的大喊有炸弹。

这件事,至今想起来仍是一身冷汗。这种无知的玩笑,如果将其视为素质问题,可能还真有点瑕疵。毕竟,所谓素质有问题的人,不至于危害自己。但那个高喊有炸弹的人,自己却身处人群中,作出这个不适当的行为,他可能也不清楚,这种潜在的危害,是也会危及到自己的。

因此,说得彻底点,踩踏事件频发的区域,首要问题是,该区域整个社会群体,在关于安全观念认知方面,可能存在着某些不可忽视的问题。

而群体认知问题,不是个体教育,不是金字塔教育,也不是区别教育,而是关键的大环境教育,这就涉及到了整个环境和土壤的建设问题了。

毫无疑问,主体人群的价值观的确立,来自于大环境和大土壤,也往往由国家主导。而在这个方面,我们政府无疑是做得是不够好的。

现阶段,政府的安保立场是不要出了问题给我惹麻烦,而不是你不要出问题。他的立场不是从个体的安全出发,而是规避群体事件带来的政治问题。所以,其扮演的往往是救火队员,而不是园林养护员。

所以,我并不认可,踩踏事件发生后,政府不但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到安抚伤亡者家属的身上,而是急着抓那两个撒代金券的两人。姑且不管这两人到底是不是此次事件根源,在没有直接证据前,发出抓捕令直接抓捕两人,不但给人一种平息民意的感觉,也让人觉得,政府忙着平息事件,而不是解决事件。

这无疑是救火队员的典型做法,他的出发点,不是以个体的感受为出发点,而是怎样才能将事件变成政治正确或民意正确。

为什么国人过斑马线看的不是红绿灯,而是看凑够了多少人能不能逼停行驶车辆,所谓人多力量大,法不责众。为什么欧美人士在自己国家都有良好的交规遵守行为,到了咋们国家就变成了入乡随俗。

又为什么到了奥运会,由上而下的国家意志主导下,一切又变得井然有序了。

我们这片土地习惯了开采,从没习惯过养护。习惯了政治正确,从来没习惯过人性正确,习惯了群体正确,没习惯个体正确。倒真不是国外的月亮圆,而是自家的月亮没来没人见过。因此,当我们总纠结于具体用怎样的方法去进行安保和预防时,到头来,人还是那样的人,事故还是那样事故。

人群聚集区域,见得多的是警车开道,一路高喊注意安全。这样做当然没错,说明有关单位关于还是挺注意的。

但我们的课本上,除了告诉孩子们红灯停绿灯行,除了考试时给你一个()灯()行的填空题,我们的老师们、家长们、领导们,是否也可以在红灯面前停下来,是否也知道在踩踏事件发生前,告诉我们的孩子,不能在楼顶撒代金券,不能在地铁里释放刺激性气体,不能在换乘通道里高喊有炸弹,并且以身作则。

当然,我们目前还不敢奢望,这也需要时间。我们只是由衷的希望,我们会从这片土地入手,将安全这颗宝贵的种子埋入土壤的深处,然后耐心的等待,等待长出一片不同于现在的大森林、大生态。那时候的天空,应该不会再有雾霾天。

网络捕鱼
孟氏风湿康胶囊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