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金融

官方救世主 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四章 仙侠仙侠!!

发布时间:2020-01-08 17:57:49

官方救世主 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四章 仙侠仙侠!!

蓝蓝滴天空,清清滴湖水~~诶耶,绿绿滴草原~~诶嘿,那是谁滴家~~~诶。

一个山谷中,十几户人家组成一个小村落,其中有两户是邻居,两家之间仅隔着一道篱笆。又是一个无异于昨日的清晨,领头羊儿脖子上的铃铛摇醒了这个小村,一扇扇竹窗推开,迎进缕阳光,和神清气爽。

吱呀声响,门扉开启,篱笆左面的人家先起了,一位农妇抬着春葱玉指遮在樱唇边打了个哈欠,然后小步走出屋子,她轻轻踮起脚尖,微微远眺,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览山有色。又是吱呀一声,好似之前的回声,篱笆右面的屋子也走出一位农妇,这农妇面容姣好,杏眼中神采如霞,两条纤纤玉手在背后绞在一起,轻轻的伸了个懒腰,然后闭眼深吸,这么一下子,满身都是鸟语花香。

篱笆篱笆,枝枝杈杈。

樱唇农妇手指一点腮边,想起刚刚起的急了,被褥还没叠好,这可有失体面,不该是巧妇所为,正要回身进屋间,却瞧见篱笆另一边的杏眼农妇正一汪秋水的看着自己。

“诶呦微~”樱唇农妇娇声轻呼,环顾左右摊手摇摆:“刚刚就觉着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以为是夜猫子呢,原来是狐狸精呀。”

“呵呵呵。”杏眼农妇眼珠一撇,歪嘴一笑:“下不了蛋的老母鸡整天到处炸毛儿找事,还真是闲的慌。”

刷~啦啦啦啦~~~

牧草轻卷,是微风玩闹,还是杀气呼啸?!

樱唇农妇猛的一撩嗓子:“大眼贼婆子,一清早儿的就扯着你那破嗓子叫魂儿,昨晚上你公公又惹的你睡不实诚了是吧?!”

杏眼农妇也是一个机灵,一手叉腰一手兰花一指,尖声道:“你那个小肚脐眼子又囔囔什么呢?你家汉子又回家找他娘睡把你气着啦?”

樱唇农妇连连拍手,啪啪啪啪打出一阵节奏:“大眼贼,不要脸,睡公公,发洋贱。”

杏眼农妇一阵小跳,两手撒泼似的上下舞动:“气死你,气死你,汉子找娘也不要你。”

樱唇农妇面上一寒:“大眼贼你敢再说一句?”

杏眼农妇不屑一笑:“你还敢动手咋地?!”

樱唇农妇啪的一跺脚,双手一合身子微蹲,接着吐气开声:“哈!”嘭的一声响,一股气旋从樱唇农妇体内爆发而出,慢慢在她身前形成一股两米上下的小型风旋,那风旋扶摇而起,卷起院内杂草如绿蟒腾身。

“区区升龙术法,气宗小技也不怕丢丑?!”杏眼农妇随手抄起脚边一根枯木棍,上下左右连扫三七二十一下,那木棍划出淡淡紫气,在半空之中组出一副狰狞面孔图像,那狰狞面孔面露狞笑,随着杏眼农妇手中木棍上下起伏。

“大眼贼婆,你当老娘怕了你这鬼王剑阵?今日我就挑了你们剑宗这不入流的把戏。”

一个是气宗得意术法,一个是剑宗杀威剑阵,两股力量的对撞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敢想象。

就在绿蟒与鬼脸对撞在一起的刹那!隔在两家中间的那道篱笆从不声不响突然破土暴涨!烟气弥漫间化作一道一侧鬼气森森一侧霞光笼罩的荆棘墙壁,电光火石之间将左右两股力量格挡开来。樱唇杏眼二妇同时一惊,急忙暗运功法强行收招,虽然强为之下血气翻涌筋肉暴跳,但二妇还是强作镇定,满面堆笑齐声娇呼:“村长~~~”

一位须发尽白的佝偻老者站在不远处的土路上,双手保持着一个古怪的结印姿势,隔空呵斥着:“设这个阴阳道就是怕你们两个臭婆娘打起来,一天到晚没个正事儿就知道私斗,有能耐把偷鸡的抓住啊!没那能耐就回屋修炼去!”

两位农妇嘤咛一声转身进了屋,吱呀吱呀,门扉闭合,只余远去羊群的铃儿声声。

“我滴妈呀!!!”我撤回探出去的半个脑袋,整个人缩进了树后,刚刚一醒来就见了眼前这么一幕,都什么鬼啊?这就是仙侠世界吗?他们这一个个的还用我拯救?凑够一个屯子都能打上天庭了。

不行,这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得赶快离开,这要是被当成偷鸡的抓住不得让村里的人给搓成丸子?

我观察了一下,此时我身处村子西边的树林,回身看去树林并不算深也不算茂密,透过林间树顶可见远处有一片连绵山脉,目之所及共有四峰,分呈红、绿、黄、白四色,每座山峰之上均有楼阁错落,隐约可见大旗猎猎,应是一处门宗教派。

我看了看小村子,又看了看远处的山脉,还是觉得上山比下乡安全,刚才那三个人带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即不讲理还能打,这不就是流氓吗。

一边向林中走去我一边回忆,被劈死后遇到雷公的事肯定不是做梦,也就是说我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天庭官方的救世主了,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这个世界要毁灭了,而我要拯救他们。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此时我穿着一套紫色布料的长袍,布料质地细软应该是高级货。我浑身上下摸了摸,身子还是我的身子,脸也还是我的脸,只是发型变了,脑后披着及腰的长发,脑门儿右边还留着一片斜刘海儿,这倒成全我了,我一直想留个骚气的刘海,我试着甩了一下,还挺有感觉。接着我又浑身上下摸了个便,除了几锭金银之外再无其他。我又抬起右手翻来覆去看了看,没看到什么符什么咒的,临下凡前雷公似乎说了什么神识的,叫我联系他,怎么联系来着……

“1…3…3…不对,好像是131号段的……”我一边努力回忆一边用拇指在其他四指上来回点着,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多少来着…对了!还有个短的,说是可以问什么东西,短的那个是……”

1243!!!

我按着记忆中的数字顺序一掐手指,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接着一个婉转酥媚的女声在我脑中响起:“这里~~是天庭咨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嚓!这是怎么个事?难道是成人频道?

“你好?大人~~您在听吗?”

我一甩刘海连声答应:“在在在在,能听到我说话不?”

女声骚骚的一笑,拉着慵懒的长音道:“大人~~您~~不必说出声音来,有什么问题~~~只需要在脑海中向我咨询~~就可以了呢。”

“嗯……”我憋了半天,在脑中发问:“我现在在哪?安不安全?这个世界还有多久毁灭?我需要做些什么?”

脑中安静了片刻,酥媚的声音才又再次响起:“您现在身处第九重天仙侠世界之中,具体位置呢~~~是回龙教与梦幽村间的渡林。您提出的其他问题具有较多变数,人家没有办法回答呢。”

我对服务业一向没什么好感,所以即便是在脑海中我也没什么好语气“谁能回答?你去给我问问。”

“大人~~~您现在只具有的仙籍,只能由我为你服务,等您的级别升上去了就会有更高级的部门为您服务了呢。”

这么麻烦,我不耐烦道:“那你帮我查查雷公,我直接找他。”

女声道:“雷公大人~~属于金仙级别,我没有权限查阅他的个人资料。”

我气愤道:“他就没个办公?”

女声歉意道:“对不起呢大人,真没有哦,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

我觉得她有意搪塞,于是打起了官腔:“那个啥,我是你们的领导,下来做任务的,我有急事想见雷公,我怎么才能联系到他?”

“如果您没有雷公大人的联系方式的话,那就只能等他联系您了。”

“他要是不联系我怎么办?”

“那是你们两位大人之间的事,我就不清楚了,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

我现在心里是越来越没底,随口问道:“那你告诉我这个世界即将毁灭的原因是什么,要是彗星撞地球我得赶紧找几个老农造核武器去。”

女声不疾不徐的解释道:“大人~~~我们是一个低级的服务部门,对上级的工作安排毫不知情,对于一些还未发生,又有较多变数的事情也无法确认,所以人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您的问题。”

我非常的不满:“问啥啥都不知道要你们干什么啊?”

“不是这样的呦,人家可以为您提供很多服务,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人名岁数,家庭环境,包括个人信息我都查的到哦。”

“那雷公的电……”

“除了神仙的哦~~~”

我都快哭了,也没心思生气了,顾不上什么神识沟通直接嚷了出来:“大姐你帮帮忙好吧?我现在真没心思跟你调情,你要是不帮我我真的玩完了。”

“大人您不要急嘛。”女声还是不紧不慢的拉着长音:“虽然人家职权有限,但却可以给您一些建议呢。”

听她肯帮忙我稍感放心,走到一棵大树边靠着蹲了下来,抬手一抿刘海嘀咕道:“你说吧妹子,我听着呢。”

女声道:“神仙下凡之后都会被封禁仙法,只剩这神识可以使用,所以一般在遇到生计困难或危险时,许多大人会利用我们这个咨询来冒充算命先生,有了我们的帮助大人们便可以了解到一些准确的信息,这在凡间是很有用处的呢。”

我恩了一声:“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女声接着说道:“好了啦,看你一副耐不住的样子,人家下了台就去帮你查雷公大人的联系方式,这属于私人帮忙哦,你可欠了人家好大人情呢。”

也只能这样了,我坐在树边有气无力的答应:“行...行...好吧。”

啪啦~~

几枚铜钱莫名其妙的丢在了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一下子呆住了。

两位素装淡雅,清新脱俗的妙龄少女一脸怜悯的看着我,只见二女一着绿裙美艳出尘,一着红纱娇俏可爱,如林间仙子一般,林间仙子中再有美艳者,那也必属这二娇了,二娇若再取高下,则绿裙更胜红纱。

我脑中的女声继续说着:“我们这次的连线时间就要到了,以后每6个时辰您可以联系人家一次,每次10分钟,不要太想我哦?”

我魂不守舍的随口答应:“行...行...好吧。”

红纱少女一皱眉,娇嗔道:“你这公子怎地这般贪心,姐姐已经赏钱于你,为何又开口讨要!”

绿裙少女轻轻一拉红纱少女裙角,摇头示意,然后又摸出几枚铜钱递到她手中,红纱少女一噘嘴,接过铜钱不情愿的丢到我脚下,接着二女转身便走。

我大吼一声:“等会!”

二女停步转身,红纱少女怒目看我:“你这人好生放肆!”

其实我是在跟脑中女声说话,情急之下才叫出了声。

脑中女声撒娇道:“怎么了啦,还有什么事嘛。”

我在脑中问道:“帮我查查这绿衣服丫头的信息,再查查她近有什么闹心事没。”

不过三五秒钟,女声便答道:“此女乃回龙教春殿三代首徒,名唤尚若春,昨日刚满19岁,近年正因修为停滞不前而郁结呢。”

“我怎么才能帮她?”

“她身为剑宗门人却暗自修习气宗功法,所以导致修为不前,只需劝她停止修炼气宗功法就可以了啦。

搜戴斯乃~~~

“这位仙子。”我假模假式的对绿裙少女抱拳拱手道:“敢问这位仙子可是回龙教春殿三代首徒尚若春尚姑娘?”

红纱少女一闪身拦在我的身前,喝问:“你如何识得我家大师姐?!”

绿裙少女也是微微一愣,旋即莞尔:“恕小女子记心差些,不记得何时与公子相识。”

尚若春这一笑一答间顾盼生姿婉转动人,让我血往上涌鼻息喘喘,我连忙转过身加以隐藏,口中却故弄玄虚:“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我不止认识你,我还知道昨天是你的19岁生日。”

余光看去,尚若春面露霞红嘴角含羞,娇声道:“公子可是与小女子家人有旧,倒是失礼了。”

见佳人羞态我不禁意乱情迷,得意之下一甩刘海:“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因偷练气宗功法导致修为不进,你正因此事而纠结烦心,不知道我说对了没有。”

尚若春的俏脸更红,声音也更娇更柔,她轻声唤道:“喜春师妹。”

红纱少女应声:“师姐有何吩咐。”

尚若春一抹鬓边秀发,露出一只金色盘龙耳坠,柔声道:“杀了灭口!”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长春银屑病医院怎么预约
包头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合肥治疗牛皮癣方法
汕头包皮过长医院去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