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金融

破天 472.第四百六十章 奇丑无比

发布时间:2020-01-08 02:51:11

破天 472.第四百六十章 奇丑无比

锦绣皇城之中,皇帝怒气未消,却只因为一个想嫁女,一个不想娶!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远在三千里之外的王朝塞外,此时正是长河落日的好时辰,衰草连天的古商道尽头,一条长龙般的行军队伍在靠近河谷的腹地上扎下营寨。

众多锦衣侍卫拱卫的一辆豪华马车内,温热的炉火烧得正旺,散发着浓浓的暖意。一位身穿白色锦衣的女子正慵懒地倚靠在宽大的藤椅上,身上披着红色的霓云锦袍,淡雅的窗纱投射着稀薄的余晖,映在少女足以倾倒众生的俏脸上,显得她岁月静好、浅笑安然。

此女子自然便是出使西晋国归来的王朝公主,姬翎。

“公主,朝中来信了,您要不要现在看一下?”一位女子的声音在马车外响了起来。

姬翎公主揉了揉有些僵硬的手臂,这是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时产生的酸麻感。她轻启樱唇,淡淡说道:“拿进来吧……”

厚重的帘氅被掀了起来,一位打扮清秀的女子迈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信笺递给姬翎公主。

姬翎公主长叹一口气,终还是将信笺接过来。

清秀女子恭敬地站在一旁,她万分小心地观察着姬翎公主的神情,她知道每当公主接到这种朝中来信的时候,都是一脸的不情愿,毕竟这种信中的内容都是一些枯燥的朝中政事,是由翰林院的学士们每过半月余便将朝中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由快马送到这位公主手中,这样的安排实际上是想让这位王朝公主在外远行的时候也能了解朝中之事!

姬翎公主打开信笺,缓缓读着信中的内容,不时地摇着头,确实与往常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些朝中琐事,乏味且无聊。

王朝公主读到一半,便彻底没了兴致,将书信丢在一旁,低声道:“都是一些无聊的事情,嫣儿,拿去烧了吧!”

“是,主子!”那个被称为嫣儿的清秀女子将信笺放置在炉火上方,准备烧掉,然而正当信纸刚要接触到火焰的时候,姬翎公主的目光突然扫到了信笺面的一行字!

“王朝青年器师大赛,器神殿少主北宫煜惨败,之位旁落!”

“之位旁落?”姬翎公主那张绝美的容颜上,闪过一丝讶异之色,连忙叫住嫣儿,示意她把信再拿回来!

嫣儿与姬翎公主待得时间久了,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便将信笺重新交到姬翎公主手中。再次扫视信笺,姬翎公主明显有些失望,但是未曾舒展的双眉显示她似乎在思考什么!

可惜的是,这封信中关于这一届青年器师大赛的事情并没有介绍多少,也就寥寥几句话而已,甚至都没有交代到底是谁胜了北宫煜,可能在那些象牙塔中的学士们眼里,一个青年器师大赛的或许还比不上一个乡供秀才重要,毕竟文武有别,志向不同!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很明显,姬翎公主的心情有些好了起来,她心中揣度着,这南川大陆上,能够赢得了北宫煜的人,看来也就只有那位西晋国的七皇子慕容晏了!

这一次亲身到了西晋国,姬翎公主才真正体会到这位天才皇子在整个西晋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竟然连北宫煜都能赢了?看来父皇的眼光还是很好的!”姬翎公主低声说道,却全然不知道他已经把夺得之人的身份搞乱了。

站在她一旁的嫣儿扫了一眼公主舒展开的柳眉,知道她心情好了许多,这才敢开口问道:“公主,嫣儿斗胆,不知公主所说的他指的是谁啊?”

姬翎公主美眸扫过嫣儿,脸上忽地绽出一抹笑容,好似这边塞的雪莲花一般圣洁!

“我们刚刚去了他的国度,我也没有想到这个慕容晏竟然这般,看来父皇说的没错,这个慕容晏还真是当今天下等的人物!”姬翎这般说着,脑海中却有些记不起慕容晏的模样了,他们也只是三年前才见过一面而已。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锦绣皇城之中,御书房内的气氛仍旧有些压抑,皇帝还从未像今天这般丢过面子,可是身处殿下的那个少年却偏偏固执得如同一头拉犁的老黄牛,根本就是油盐不进嘛!

对峙半晌,皇帝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如果真要让他下令砍了这个少年的头颅,此时的姬文昌还真是舍不得,要知道这天下间除了这个少年,哪还有能够赢得了北宫煜的少年英才了!

“好你个丹轩,真是好大的胆子,你想抗旨不遵吗?”李忠贤怒气横生,尖锐的嗓音好似女子一般。

面对这等大逆不道的帽子,即便是丹轩,心中也难免有些忐忑,只是他性子坚韧惯了,一旦决定的事情便很难更正!

“在下不敢!”丹轩再次拜下,语气中仍旧满是倔强。

御书房角落里伺候皇帝的宫女,望着那个拜倒在地的少年,那颗小心脏却早已经扑通扑通地跳到了嗓子眼,这位宫女正是先前在偏殿中讨论丹轩的那个戴着吊坠的女子,她来宫中的时日已经不短了,还从未见过敢这般不买皇帝账的人,这个少年胆子也太大了吧,这明显就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嘛!况且姬翎公主是何等人物,容貌倾城、实力超群、天赋异禀,而且还是王朝公主,寻常人想见一面都难如登天,更别说娶回家当老婆,可是这个少年却好像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竟然还在往外推!

“你还不敢?那……”李忠贤还想质问,姬文昌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好了……”皇帝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去,他扫了一眼下方执拗的少年人,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要不是看在你替朕赢了器神殿一把的份上,你以为朕真不敢砍你那个猪脑袋?既然你不情愿,此事先暂且搁下,或许再过个时日,你就会来求朕将姬翎嫁于你!”

丹轩连忙再拜:“圣上贤德圣明,真乃一代明君!”

丹轩这句话却全然不是阿谀奉承,而是发自内心的话,试问历代又有哪个皇帝可以做到这般气度胸襟!

离开皇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皇宫南门外,丹轩回望着身后高大的宫墙,却仍有些心有余悸,还好这皇帝还算明事理,气度胸襟都是难能可贵,否则以他刚才的态度,足够被砍下三个头颅了!

只是这姬翎公主难道是嫁不出去了不成,这文昌皇帝这么急着要把她嫁出去,恐怕这姬翎公主的容貌定然是奇丑无比,否则怎会成为滞销货!昀皇子见过的姬翎公主也不过只是蒙着面纱!

对!蒙着面纱!如果她不是长得奇丑无比,怎么会天天蒙着面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丹轩越想越觉得可能,心中还万分庆幸自己先前的坚持,要不然娶这么一个丑老婆回家,即便他是王朝公主,也是糟糕透顶的事情!

丹轩越来越得自己真是英明神武,否则一生的幸福就真毁在那位丑公主手里了!以后啊,还是远离这个锦绣皇城,这里太可怕,总有些想嫁女想疯了的人强迫自己就范,简直就是羊入狼穴嘛!

丹轩这般臭屁地想着,只是不知道远在王朝边塞的那位倾国倾城的姬翎公主,如果听到丹轩的这些心声,还把她说成了“滞销货”,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贵阳电力职工医院怎么样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人民医院松江南院怎么样
山东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六盘水治癫痫病医院
青海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