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信息港 > 金融

过渡者吴新雄

发布时间:2019-06-16 10:21:40

“过渡者”吴新雄

2014年的一天,国家能源局完成了一次新老交替。65岁的吴新雄退休,53岁的努尔白克力接棒,成为国家能源局的第四任掌门。

此前不久,国家能源局年度工作会议2015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刚刚召开。这个按惯例应该在2015年元月份召开的会议破例提前,现在,这个谜底终于揭开。知情人说,在能源工作会议召开之前,吴就已经谈过话了。

与共和国同龄的吴新雄,有着相当丰富的从政经历,他上世纪80年代从其老家江苏江阴的地方官干起,90年代末当上无锡市长,世纪之交转任江西,始任南昌市委书记,后当选江西省长,并在2011年调任国家电监会主席。

吴从清水衙门电监会呆了不到两年,即于去年3月份转任国家能源局。有人说,本来,吴是要在电监会主席的岗位上静等退休的,但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因贪腐而被微博举报,再加上国家电监会与能源局的机构整合,便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新国家能源局局长。在新的职位上,吴同样干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但毫无疑问,这不到两年的时间,却是吴职业生涯的一个高点。

吴接手的国家能源局正处于非常时期,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不光是要面对排山倒海式的社会舆论,同时也要很好地应对国家能源局的角色转型。能源局是审批式行政的部委重镇,在习李新政时期,他的角色转型不可避免。

但64岁接任的吴注定是个过渡式角色!

吴上任后,频频发声,很明显,他想抓紧时间干几件大事,留下政绩,实现抱负。但吴时代国家能源局干的主要工作,如反腐倡廉、简政放权、应对大气污染,本质上都是国家层面的事,能源局只是在自身领域的一个贯彻落实者,绝非首倡者。

也许,吴想做的事是重启停滞已久的电力体制改革。据说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提倡集资办电时,时任江苏江阴县长的吴新雄就是积极的参与者,并给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后来的电力部部长史大祯留下深刻印象。而吴在国家电监会的经历,也使得人们对他履新以后的电改破局充满了想象。所以,吴上任以来,改革派欢呼,并认为是国家推动新一轮电改的信号。但电改面临激烈博弈,进行得并不顺利。直到习总书记主导的国家深改组成立后才有了实际进展。目前,新一轮电改虽呼之欲出,但终没有在吴退休之前出台。另外,这一轮电改的具体操刀者是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

毫无疑问,吴强势主政的国家能源局,也深刻地打上了吴的烙印。地方出身的官员,往往比较强势,行事有魄力,敢于决断。但新时期的国家能源局,需要有更开阔的视野,更现代的思维,既要有很强的宏观把握能力,也要有较强的专业能力。总之,就角色定位而言,吴担任能源局长,既有优势,也有挑战。本质上,吴不算是一个专业性干部,这使他走马上任能源局长以来,把调研和摸情况放在了位。譬如吴上任伊始,即全面布局能源的调研,形成了一系列方案。新官上任,调研当然是必要的。但一个部委的工作,一定有自己的内在逻辑。他必须建立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而不是完全另起炉灶;同时也要将该留的工作留给后人完成,而不是匆匆结束。换一句话说,与其全面开花,倒不如抓几项重点解决几个关键问题。

这样的行政风格贯穿在了始终。在国家战略的实施上,吴的反应是快的。特别是在应对大气污染治理雾霾方面,吴行动迅速,很快就制定了相关方案。但在一些方案的科学性上还是有值得探讨之处。特别是对东部地区煤电的认识,其一刀切的方法就遭到了电力界的非议,也经历了反复。

而在能源绿色转型大潮中,吴将分布式光伏当做了职业生涯的重中之重,定下了800万千瓦的宏大目标。但是,欲速则不达。虽然吴给了很大的利益倾斜,但恐怕连吴自己也没想到,这项工作的推动之难,并不是靠一个人的魄力就可以轻易办成的。他想做的事,反倒成了他职业生涯的一大遗憾。

个人认为,在与国家发改委的关系上,作为开创者的张国宝,表现了较强的独立倾向,实际上是朝着成立能源部的节奏在走;但刘铁男接手后,这种倾向有所调整,向心倾向严重的刘铁男更强调他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身份,他治下的能源局,也越来越像国家发改委的一个司了,刘不熟悉能源具体业务,对发改委擅长的经济运行调控更为热衷。而吴非发改委系统出身,这使得他治下的能源局,在与发改委的关系上,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但他出身电监会的事实,使得他治下的能源局有些分裂,在协调老能源局与原电监会人马的关系方面显得不足。

创建于2008年的国家能源局,本身正面临着变革。和国家电监会重组后,新国家能源局走上了政监合一之路。而随着能源审批的权力退场或下放,能源局的行政方式、行政思维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变革。实现以战略、规划、服务等为方向的转型,可能是个长期的任务。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认为,吴还是很好地充当了过渡者的角色。他开始了政监合一的探索;他突出了规划的作用,在十三五规划制定的筹备上比以前提前了不少;他加强了对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能源局各级官员的约束。总之,他做了他应该做的,但也完成不了他不可能完成的东西,因为,他是一个权力接力棒上的过渡者。

吴之后的能源局必将继续转型。而这个转型,又是国家行政体系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习李新政的一个核心内容。能源局要展现自身的独特价值,必须建立在国际国内大势的深刻洞察上,必须建立在对能源战略转变和能源革命的深刻理解上,它的行政能力必须建立在它的专业能力之上。而同时,能源局在支撑体系建设,包括科研能力、信息服务等软硬件的基础建设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吴不同的是,努尔白克力才53岁,有的是时间!新的任务,新的重担和压力,都将留给后人!

癫痫
女阴假性湿疣疹
皮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